详细描述

灵石是修真界最基本的货币,也可帮助修士修炼。修真界的灵石分为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上品灵石、极品灵石四类,其中极品灵石灵力最是充裕,一般都用于布置大阵,或者用来修炼,而另外三种灵石就是通用货币,一百块下品灵石等于一块中品灵石,一百块中品灵石等于一块上品灵石,如果RMB一百相当于一块下品灵石的话,以此类推,啧,天价啊!有那么一瞬间阮锦白觉得自己物质了。

女装大佬攻略手册在线阅读

  看着阮锦白与姜笑渊同乘离开的身影,何薏姣好的面容上神色似乎挺温和,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那眼底的冷漠简直能把人冻成冰块。

  

  见阮锦白之前冷眼旁观自己唯一的徒弟被一只仙鹤戏弄,何薏还以为这姜笑渊不过是凌云尊者离经叛道的又一壮举,可姜笑渊不过是求助的看了凌云尊者一眼,尊者就又将姜笑渊亲自带离了,“你大可与本座稍微亲近一点”,多么动听的话,其他弟子或许没有听见,然已经金丹中期的何薏怎么可能没有听到,再想起初见姜笑渊的时候,对方也是由凌云尊者亲自抱回,何薏的目光寒了寒。

  

  要知道阮锦白可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对人也冷漠,这姜笑渊到底什么来头,能让凌云尊者另眼相看。

  

  凌云峰。

  

  作为前宗主唯二的徒弟,阮锦白的山峰怎么可能比一般人差,这处山峰天地灵气虽不是最充裕的,然却是一处暗含玄机的灵脉,不过此处山峰有四季之分,此时恰是初冬,满山的银杏落叶,而树干上却是光秃秃的,比起其他有一堆华丽建筑繁花似锦的山峰,看起来着实有些落魄。

  

  从仙鹤上下来的姜笑渊挠了挠头,看来他这师尊也没有表面那么光鲜亮丽。

  

  当阮锦白带着姜笑渊来到他的洞府处,又在不远的地方开辟了一个新的洞府后,这种感觉更强。

  

  然他却是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如果阮锦白千好万好,反而让他各种不自在,就如同莫名其妙被一个天大的馅饼给砸中了,特别不真实,可对方穷的话他还可以努力修炼,以后挣灵石来养阮锦白作以报答。

  

  莫名被安了贫穷名头的阮锦白还不知道,所以他淡淡地对着姜笑渊道:“本座这没什么规矩,你不需要三拜九叩,也无需敬茶什么的,叫本座一声师尊那便是本座的徒弟了。”

  

  于是乎阮锦白不仅落实了贫穷的名头,还直接从贫穷变成了生活困难,姜笑渊不禁暗想一个化神尊者不会是连灵茶都喝不起了吧!从称呼上姜笑渊已经知道阮锦白当是突破了化神境界,可一个化神尊者怎么就混成这副模样了。

  

  将姜笑渊的洞府开辟好后,阮锦白才觉得问题来了,他之前想到了男主穿什么吃什么,却偏偏忘了男主睡什么,他目前只需要打坐修炼,完全不需要考虑睡觉的问题,结果一时也忘了男主。

  

  阮锦白对着新开辟出空空荡荡的洞府沉默了一下,他倒是有万年寒冰石作为床,不过要让男主睡的话他怕男主直接成冰雕。

  

  他微不可察的拧起眉,要不他还是让男主自己建一个竹屋算了,刚好后山有一片七星玉竹——若是修真界有修士知道有人居然把七星玉竹这样的布阵炼器的极品主材料拿来修竹屋,恐怕都要大呼暴殄天物。

  

  说起七星玉竹,阮锦白倒是想起原主的阵法、禁制上天赋极高,尤其在阵法上,以往就是没有特意专研也是高级阵法师。

  

  阵法师分为入门学徒、初级阵法师、中级阵法师、高级阵法师、阵法宗师、阵尊,阵皇,其中入门学徒、初级阵法师是较普遍常见的,而后面的阵皇在修真界却是已经上万年没有出现过了,就连阵尊也是数千年前才出了那么一个,不过那位三千多年前就已飞升。

  

  阮锦白突然觉得他可以好好专研一下阵法,他在炼丹炼器上是真没什么天赋,毕竟他的灵根跟金火雷等属性灵根没有任何关联,想成为炼丹大师从根本上就已经不可能了,不过阵法上却是可以好好发展一下,要知道一块刻有高级阵法的玉板放拍卖行可是上万上品灵石一块。

  

  灵石是修真界最基本的货币,也可帮助修士修炼。修真界的灵石分为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上品灵石、极品灵石四类,其中极品灵石灵力最是充裕,一般都用于布置大阵,或者用来修炼,而另外三种灵石就是通用货币,一百块下品灵石等于一块中品灵石,一百块中品灵石等于一块上品灵石,如果RMB一百相当于一块下品灵石的话,以此类推,啧,天价啊!

  

  有那么一瞬间阮锦白觉得自己物质了。

  

  刻有高级阵法的玉板只需要耗费精神力和一块玉板,可以说是前期支出巨少,又超赚钱的了,就像炼丹虽然也是爆赚,但不是还需要一堆珍贵灵药吗?

  

  何薏是在第二日辰时来的。

  

  此时的阮锦白早就在紫气东升的卯时练了大半个时辰的阵法,他刚好闲了下来就去看了下男主是如何修建竹屋的。

  

  看着男主砍了一个多时辰才砍了不到十根竹子,阮锦白觉得男主今天大概又得去睡山洞了,七星玉竹对于男主这样的凡人来说跟砍一块坚硬无比的岩石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刚好可以趁机磨练一下男主的体魄。

  

  御剑飞行而来的何薏来时刚好看见的就是清瘦淡雅的女子立于竹尖,白衣胜雪,墨发三千用一根白玉簪随意挽起,不过女子的视线却是专注地看向汗流浃背砍竹子的少年。

  

  何薏犹豫着正要开口,倒是阮锦白先开了口,“何师侄今日怎地来了。”

  

  这也是阮锦白察觉到对方来了才关的护山大阵,不然何薏又怎么可能轻易进入他的凌云峰,不过这位师侄来了不说事反倒是直盯着他看作何。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