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满江立马慌了收回手:“我刚刚,刚刚摸过排骨,手有点腥,你,你去洗一下吧。”乘月收回目光,打算开口说没关系,却变成了一个好字。之后一个小时两人在不咸不淡的做菜中度过的。傍晚六点多的时候,一桌菜做好了,糖醋排骨,油焖大虾,炒时蔬,鲫鱼汤,满江觉得缺点什么,于是又拿来了一点酒。

满江月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受各种天气影响以及社会因素困扰,Y市今年的高考推迟了大半个月,但是乘月一届也依常态名义上先定义为高三,满江一届先定义为高二,在六月下旬开始时,Y市迎来了高考。

  当然,非高考生也获得了七天小长假。

  满江并没有打算像其他人一样好好休息,而是先得租个房,毕竟这期间学校不让留校住宿,与此同时,还需要从新找一份周末零工。

  满江忍痛从存款中取出一部分,看着卡里的余额:2.7w,觉得生命的分量堪比河中沙。

  最后,满江租回了那间曾经和父母一起住过的筒子楼小破屋,当他跟房东说的时候,房东很奇怪,毕竟许多租客都觉得那间屋子不太吉利,但满江还是坚持租了下来,房东得知他是当年住户的儿子后,在同情之余,给他房租打了折,每个月120。

  满江推开咿呀作响的门,里面的场景变动不大,水管依旧发锈,墙壁更黄了,之前放在两张床之间的隔板不见了,只剩一张床靠在一角,30平米,不大不小,一眼就可以浏览完。

  满江扫了地,又糊了一层纸在靠床的墙壁上,向房东半借半买来一点绿油漆,刷了一遍水管和门窗,又刷洗了有油污的厨台,一个早上下来,算是焕然一新,甚至有点温馨,满江打算下午再去超市买点家居用品,算了预计支出就出门了。

  乘月一上桌吃午饭就不停被乘父各种问候,什么学习啦目标啦未来啦,而继母也不停的夹菜,让乘月有些头疼,草草吃完之后,就借着出去买书的名义出门了。

  乘月前一秒刚刚下了公交,转个身,就看见提着大袋小包,以及两床被子的满江在等公交。

  “哎,学长,过来帮个忙,快。”满江试图不让东西掉到地上。

  乘月小跑过去,“干嘛?”

  “快,帮我提一下,我拿不住了。”满江艰难的把手上的两个袋子和一个桶递给乘月。

  “你这是……”

  还没等乘月说完,公交就来了,满江:“先上车,到了再说,麻烦帮我投个币,我不方便。”

  乘月一脸懵逼的又坐了一趟公交。

  下了车,满江带着乘月走进一个破旧的老城区,横乱多杂的电线,到处拉起的竹竿挂着衣服,小孩在巷子中奔跑,水果蔬菜小贩坐落街道一边。

  空气中,有湿热的海气。

  最终,两人在一个距离海岸肉眼可见的居民筒子楼停下了,满江带着乘月上了三楼。

  “学长,别嫌弃啊,我就这条件。”进了屋,满江先把被子放到了床上,又把乘月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

  “这是,你家?”乘月礼貌的打量着四周。

  “啊,是,今天刚刚搬来。”满江从购物袋里拿出一瓶果汁倒了一杯给乘月,自己又倒了一杯开水喝下。

  乘月看了果汁几秒,又看了对面那个大口喝水的男孩,背后已经是湿透的汗迹,贴着后背,于是慢慢抿起了果汁,:“你家里人呢。”

  “哦,我爸妈前些年不在了,不太想跟亲戚过,所以自己住。嘿嘿,还要再来一杯吗。”没等乘月回答,满江又上前倒了一杯给他。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要过问这些……”乘月低下头看手中满杯的果汁。

  “没事,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满江搬过来一张凳子招呼对方坐下。

  “我就不坐了吧,我先回去吧。”乘月把空杯子递给对方。

  满江立马拉住他,“哎,留下来吃个饭再走吧,我下厨。”

  于是,就出现了两人出现在楼下买菜的情景。

  “这里离海很近,感觉还不错。”乘月跟在满江旁边,一起挑选辣椒。

  “是啊,其实,那间屋子,几年前我就住过了,跟我爸妈一起。”满江仍专心致志选菜。

  “舍不得吗。”

  “可能是吧,不过,也比较便宜。”满江转脸过来对他一笑,洁白的牙齿露出来。

  乘月有两秒钟的魔怔了。

  从那一笑后的一段路里,满江发现乘月有些迟钝,走路走得好好的,都踩进脏水滩里。

  “我说,学长,你发啥呆呢。”满江一把扯过又差点走进脏水滩里的乘月,满江没想到乘月如此轻瘦,力度太大乘月马上砸进自己臂弯里。

  “没有,想点事情。”乘月耳根一热,立即从对方怀里挣脱出来,也终于恢复了神志。

  路过一个海鲜摊时,乘月看到有卖虾的,想到上次食堂的吃虾事件,他没有问对方就先去问了新不新鲜。

  “你喜欢吃啊?”满江好奇的凑到他身边。

  “不是你喜欢吃吗?”乘月打开手机微信,准备扫二维码淡淡的说道。

  “哎,我请你吃饭,我来付。”满江立马要掏手机。

  “不用,你请我那么多次,我买点应该的。”乘月迅速扫了码,又看见旁边有卖水果的,又买了几斤。

  只留满江在一边,疑惑中充满不知缘由的笑。

  回去之后,满江让乘月在一旁摘菜,自己开始捣鼓起来。

  “学长,帮忙烧锅水,我烫一下排骨,煤气罐在碗柜左边。”满江一边砍排骨,一边时不时看一下乘月。

  煤气罐挺旧的,乘月试了两次,都没有扭开。满江这才发现乘月这个瘦弱的身子扭不来煤气罐,擦了擦手过去。

  乘月还在尝试,满江几乎是没有思考,就把手放在乘月手背上。

  满江覆着乘月的手,往另一个方向扭了一点:“笨蛋,方向扭反了。”

  乘月不知道是该尴尬还是羞耻,眼睛盯着那两只手还停留在煤气罐开关上。

  满江立马慌了收回手:“我刚刚,刚刚摸过排骨,手有点腥,你,你去洗一下吧。”

  乘月收回目光,打算开口说没关系,却变成了一个好字。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