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好吧,偶尔洗澡也看黄历。”乘月有些败下阵来。满江脑海:学霸也挺封建迷信啊,可惜了这么帅的人,穿衣洗澡还要听天由命……两人不紧不慢吃完后,乘月算是仁义至尽的和满江告了别回教室自已。靖阳一中的年级楼分得清楚明了,高一在离学校大门最近的东面,高二楼是连着过去靠近运动场,高三则在高二楼后面一点,隔着一个小人工湖,虽然和高二楼相通,但也是“隔河相望”。

满江月精彩章节

    

Y市的天气这两天挺诡异,放学前还晴空朗朗,最后一节课下完不久就倾盆大雨,消暑倒是挺不错,就是裤腿上的水泥不免让人难受。

  雨这么大,怕是我那双39块9的黄金战靴要受苦了……

  满江边走边想,撑着一把印着牡丹花的伞冲向食堂。

  偌大的食堂地板上湿滴滴的,学生们各自找到想排的队打起饭来,食堂开始充斥各种声音。

  满江无心参与到这些声音中,因为他心里很是担忧黄金战靴是否淋了雨,以至于排到他时……

  “阿姨,一份青椒炒肉谢谢。”满江准备掏出饭卡,直觉告诉他,

  饭卡,落在教室了。

  “我……”满江只觉得脚底一凉,毕竟食堂阿姨可是钱眼里的老嬷嬷……

  “滴。”一声刷卡声如电流一样挨传入满江的耳朵,直击心脏。

  啊,是大富大贵的声音。满江心里突然坦然想到,0.01秒后才发现是有人替他刷了卡。

  “下一位!下一位。”食堂阿姨有点暴躁。

  “哦哦哦。”满江这才缓过神去追替他刷卡的人。

  这人,是乘月吧。

  只见乘月找了个空桌坐下,开始自顾自吃起来,并没有抬头看他对面的满江。

  “哎,那个,乘月同学。谢谢啊。”满江有些微微出汗的窘迫。

  “不用。”乘月仍然没抬头,过了一会又开口:“你认识我?”

  “你不知道你的照片在学校大门口上贴的那个市三好学生照片里多抢眼吗,帅哥?”满江

突然没那么窘迫了。

  “……哦。”乘月仍然专注吃饭。满江表示自己又窘迫了。

  满江盯着乘月餐盘里的西红柿炒鸡蛋看了几秒,突然脑抽似的,夹起自己餐盘里的青椒放到对面餐盘里。

  果然,我赌对了。满江假装平静的想。

  因为,乘月终于抬头看他了。并且,像看着炸弹似的看着那块青椒。

  “我今天不吃绿色的东西。”乘月似乎有些无奈似的解释。

  “这是什么风俗习惯吗。”满江终于终于开始吃饭。

  “……”乘月有些犹豫,“没有,今天周一,我不吃绿色的。”

  “那周二呢,哎哎哎,周三呢?是不是你按黄历吃饭啊?洗澡呢?洗澡也看风水吗……”

  满江可能又忘记窘迫怎么写了开始自导自演。

  “……,没有。”

  “真的?”

  “好吧,偶尔洗澡也看黄历。”乘月有些败下阵来。

  满江脑海:学霸也挺封建迷信啊,可惜了这么帅的人,穿衣洗澡还要听天由命……

  两人不紧不慢吃完后,乘月算是仁义至尽的和满江告了别回教室自已。

  靖阳一中的年级楼分得清楚明了,高一在离学校大门最近的东面,高二楼是连着过去靠近运动场,高三则在高二楼后面一点,隔着一个小人工湖,虽然和高二楼相通,但也是“隔河相望”。

  乘月在靖阳一中算是品学兼优和背景强硬的存在,满江也只是偶尔听到一些关于这位神人的风声,只是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这么碰上,还是窘迫的一点钱财问题。

  满江有意无意看着乘月走进高三楼,走进高三一班后,他才慢慢上了高二楼。

  楼底下的人工湖正映着中午太阳投下来的光,斑驳着午后的遐想,乘月多年后想起这个人工湖,只觉得有些故事是在那里突然开始的。

  “江哥,去买水不?”陆青浦看着有些失神坐在座位上的满江。

  “哦,不去。”满江打算找他的饭卡。

  满江所在的高二八班算是个中等班,中午自习并不能有多好的氛围,不是看漫画就是聊天的,满江一般什么也不做,大多时候在趴桌子睡觉。陆青浦算是满江最好的弟兄,自从初三那年家中事故,满江算是看透了家中亲戚,刚刚开始吃饭问题都是在陆青浦家里解决的。

  不过陆青浦也不是什么乖学生,和满江偶尔出去打打架也是常有的事,倒不是满江多爱招惹事,只是初升高那年,本来在一个高三男生手下混过,因为高三男生要辍学了同时满江开摩托的技术不错,就把管理这帮小弟们的“家业传给了他”。

  在那之后,满江并没有将此发扬光大,但是前人欠的棍棒血债在所难免,多多少少还是参与了其中,也算个名副其实的架王。

  “老陆。”满江突然抬头。

  

“啥事?”陆青浦正要出教室。

  “路过宿舍的话,帮我看看我那双黄金战靴湿了没有。”

  陆青浦:“……”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