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虽然燕王安风吟原本并没有打算收取苏悦诗的租金,可是听她这样一说,又觉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对于这样可爱又中二的苏悦诗,他还真的有些没辙。“倒不如这样,我先免费租用一年。若是一年之后,商铺赚了钱,我再以年利息的三分之一给你,我留三分之二。”苏悦诗如意算盘刚一打起,一双迷人的小眼睛还微微的透出了一丝光来。“这,似乎也不错,”安风吟正在说着,突然就见到苏悦诗直点着头,居然还拍着他的肩膀道,“燕王,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人似乎也没有那么快,倒不如咱们拜个把子,以后出了事好有个照应?”“拜把子?”安风吟怔愣着,他可从来都没想着和苏悦诗拜把子,安风吟突然故意捏住了下巴,“你是不是觉得本王真的很不错?本王突然也觉得,会不会自己对你太好了些?毕竟在外面跪求着想要巴结本王的可大有人在,倒不如本王再把租金提得高一些?”

美妆皇妃:我在古代直播带货精彩章节

“你是说真的?”苏悦诗轻撅着嘴角,“几间?真的有几间商铺?”苏悦诗正一脸诧异着,却见到安风吟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当然是了,不然你以为本王什么时候欺骗过你?”

“可是,”虽然天上下馅饼的好事,突然在她的身边出现着,可是苏悦诗却觉得许多事还是提前问清楚一些,才会更好,否则她真的会很担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安风吟一个生气就会将她的货物给扔上小京都的大街?亦或者,说不定哪天就会突然反悔,然后对她大肆勒索,“可是,帮了我你有什么好处。我可不觉得,你会突然这么好心。”苏悦诗轻抿着薄唇,道。

安风吟惊讶了片刻,好处?似乎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会要什么好处。只不过是不想看见她一无所有流落街头,只不过是不想看着她流泪。

可是,居然被这样问了。为了让对方安心,安风吟便只能从脑海中下意识的搜索着,“本王当然是想你嫁给我。”他几乎冲口而出的说着。

可是当他刚一说完,目光便立刻对上了苏悦诗那一双无比惊讶的望着他的眼眸:“王爷,你居然让我嫁给你?”

原来他并不是对她无所要求,而是居然要求她的全部,要求她对他的以身相许。

就在苏悦诗正目光里仿佛透出了一丝明显受到了伤害似的光泽,安风吟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因为一时冲动究竟说出了些什么话来,于是便急忙想要挽回局面的说着:“当然不是了,悦诗你听错了。本王刚才是说,本王当然会免费租给你,直到你将来成亲了为止,”

“免费租用?”苏悦诗一脸的惊讶。

诚然,作为一名资深的美妆代货直播亦或者一个商人来说,可以免费的租用商铺还不用交租金,这毫无疑问会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可是一转瞬,苏悦诗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可是倘若民女终生不嫁怎么办?那岂不是永远都不用付租金了?”

虽然燕王安风吟原本并没有打算收取苏悦诗的租金,可是听她这样一说,又觉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对于这样可爱又中二的苏悦诗,他还真的有些没辙。

“倒不如这样,我先免费租用一年。若是一年之后,商铺赚了钱,我再以年利息的三分之一给你,我留三分之二。”苏悦诗如意算盘刚一打起,一双迷人的小眼睛还微微的透出了一丝光来。

“这,似乎也不错,”安风吟正在说着,突然就见到苏悦诗直点着头,居然还拍着他的肩膀道,“燕王,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人似乎也没有那么快,倒不如咱们拜个把子,以后出了事好有个照应?”

“拜把子?”安风吟怔愣着,他可从来都没想着和苏悦诗拜把子,安风吟突然故意捏住了下巴,“你是不是觉得本王真的很不错?本王突然也觉得,会不会自己对你太好了些?毕竟在外面跪求着想要巴结本王的可大有人在,倒不如本王再把租金提得高一些?”

悦诗的嘴微微半张着,撅成了一个圆形;虽然她觉得安风吟故意提高租金,似乎有点儿明显的过分,却又轻努着薄唇:“殿下,既然你不愿意跟民女拜把子做兄弟,那民女也大有自知之明的不再勉强了。”

突然蹙起了微眉,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安风吟听说苏悦诗不再嚷嚷着要和他拜把子,心里不自觉的长舒了一口气,可是突然又见到苏悦诗一脸沉思的样子便忍不住的关切着问道:“怎么,突然这样的沉默?”

苏悦诗愣了愣,轻仰着起下巴直视着安风吟的脸:“燕王殿下虽然您贵为殿下,可是刚才说出去的话又怎么能够反悔呢?为了不再和刚才那样让您说出去的话给重新收回,我觉得咱们最好还是签下一个协议如何?”

“签协议?”安风吟有些怔然,但是转瞬又轻抿着薄唇,点了点头:“这个主意听起来的确是有些不错。”

刚一说完,安风吟突然还望着苏悦诗,一脸深邃的笑了笑。

可是不知为何,苏悦诗轻抿着薄唇,心里有些被人打起了主意似的,被笑得一脸毛骨悚然。

尽管有些毛骨悚然,可是,苏悦诗的心里却又有些美滋滋的。

特别是夜幕降临的时刻,苏悦诗独自一人悄无声息的坐在窗前,抬手轻捧着双腮—白天的时候,安风吟一脸急于解释的样子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地重现着。

他为何要这样急于解释?莫非他是真的对她动了心?苏悦诗刚想到这里,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了那个男人的脸,不自觉的心里轻颤着,也或者他只是一种本能,本能的讨厌着嘉禾郡主,所以才会那样的急着解释。

不管是哪一种,苏悦诗的脸上都会情不自禁的流露着一种微笑,嘴角微扬着轻撅着,嘴里居然还发出了“咯咯”宛如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突然,在她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关切的询问——

“小姐,你怎么了?自从你今天回家以后,你的脸上就不断地洋溢着笑容,嘴里还不断地发出笑声,莫非小姐你是拥有心上人了?”

客栈里,小桃红对苏悦诗一脸关切的问着道,“心上人?”苏悦诗轻扬着语调,却又怒了努嘴,一脸害羞的说着:“小桃红,你在哪里学到的?居然还知道有心上人了?”

虽然苏悦诗的言外之意,是在问着小桃红究竟是如何学坏的,可是小桃红却又轻撇着薄唇道:“当然是戏文里的台词咯。”

一转念,小桃红又进一步有些着重的强调着道:“小姐您有所不知?您刚才的样子,就和戏文里所描述过的那些张生见崔莺莺时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张生和崔莺莺?”虽然苏悦诗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可是却也在中学时的课本里读到过《西厢记》。

可是现如今放到了她自己的身上,苏悦诗便一脸难为情的脸红了起来:“小桃红,看来本小姐我平时还真是没有少带你看戏。你呀还真是越学越坏了,一说起这些闲言碎语的,居然都说到本小姐我的身上来了。”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