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靳北城此时是平躺着的,他一只手放在了脖子下,一只手放在身前,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那天在医院,女人跟我说你没钱换病房。怎么,陆浦江从小就这么苛待你?”他没有带着丝毫嘲讽的口气,只是想要询问而已。他越来越发现这个女人真是够能忍的。尔曼拽紧了被角低声开口:“哪有什么钱?从小我吃的都是厨房烧多了的饭菜,如果不是NaiNai暗地里每天让陆伯叫厨房里的人故意多煮一点饭的话,我估计早就饿死了。没人会管我的。”尔曼的口气非常平静,对她来说,有个容身之所已经不错了,只要能经常看到NaiNai。

他心蔓蔓(陆尔曼靳北城)免费章节阅读

她在哭?

靳北城蹙眉,他隐约觉得有些不适,开口声音有些僵持:“今晚餐桌上这样的情形,以前到底发生过多少次?”

尔曼开口,带着浓浓的鼻音。

“以前在家,爸是不会允许我上桌子吃饭的。”尔曼的鼻音很浓重,心底的隐忍难受倒不是因为陆家人怎么对她,毕竟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二十多年了。

“能给我一个房间睡觉,已经很不错了。”尔曼想起小的时候的事情,就觉得心寒彻骨,她瑟缩了一下身体,蜷缩在被子里面的身子变得更加小了。

靳北城此时是平躺着的,他一只手放在了脖子下,一只手放在身前,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那天在医院,女人跟我说你没钱换病房。怎么,陆浦江从小就这么苛待你?”他没有带着丝毫嘲讽的口气,只是想要询问而已。他越来越发现这个女人真是够能忍的。

尔曼拽紧了被角低声开口:“哪有什么钱?从小我吃的都是厨房烧多了的饭菜,如果不是NaiNai暗地里每天让陆伯叫厨房里的人故意多煮一点饭的话,我估计早就饿死了。没人会管我的。”

尔曼的口气非常平静,对她来说,有个容身之所已经不错了,只要能经常看到NaiNai。

“换做是我,这样的家宁可不要。”靳北城扔出一句话,他不明白这个女人的忍耐能力是怎么炼成的。

尔曼浅浅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恰好对上了此时靳北城看着她的眼睛。

尔曼的眼神里面含着轻易可见的爱慕,开口却是苦笑:“我原本以为嫁给你之后一切就都好了,应该就不用过这么苦的日子了。但是结婚一年后我才发现,之前在陆家遭受的,不及婚后万分之一的痛苦。”

她的话非常直白,看到靳北城的眼神虽然冷漠,但也是略微恍惚了一下。

“其实你对我冷漠我已经习惯了。但是说实话,我不甘心。我不舍得放弃我们的婚姻。”

尔曼的心已经提了起来,上一次她们这么平静地谈论婚姻这件事情,大概是结婚前的一个晚上了吧?

那个时候他异常冷静地看着满心欢喜的她,冷漠开口:“婚后,我会慢慢折磨你。”那一瞬间的醍醐灌顶,尔曼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靳北城略微蹙眉,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执拗。

“北城,你能不能试着爱我?”尔曼很想这个时候抱一下靳北城,哪怕只是握一下手也好,但是她不敢。“爱你?”靳北城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仿佛是在说一个笑话一般,没有狠戾的话语,只有疑惑和讥讽。

“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我不好?”尔曼的手指已经蜷缩在了一起。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