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你还用...”“张楠,把音乐关了,年年声音小,我听不清。”苏米睿如鲠在喉,后面的话生生咽了下去。这个铃声已经属于别人了。

前男友你掉马了精彩章节

  苏米睿以为靳封会接着羞辱他,没想到那人却起身朝他走来,倾身贴在他的耳廓处说道,“苏米睿,五年不见,你真是让我倒胃口。”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包房。

  苏米睿愣在原地,鼻尖依稀能闻到那人身上淡淡的薄荷香,自己曾说过很喜欢这个味道。闻着就像在吃薄荷糖。那人笑着贴在自己耳边说,那我以后天天用这个味道的沐浴露。包管让你吃个饱。

  两个少年,一个脸颊通红,一个笑意正浓。

  只是此刻靳封贴过地方,却是火辣辣的,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一耳光。讽刺又可笑。

  半晌他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回去,然后甩了甩发涨的脑袋,算了就当让他解解气,毕竟自己曾经“不识好歹”的踹了如今的靳董。

  这么一想刚才的屈辱好像一下消散了不少。

  幸好今天不算白玩,苏米睿捡起扔在上的钱,用手铺了铺,毛爷爷可是无辜的。

  苏米睿换好自己的衬衫,牛仔裤背着黑色双肩包就往夜宴外面走。

  到了旋转门,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

  苏米睿蹙眉,夜宴是个别墅型的私人会所,院里是VIP停车位,要是打车得走五十多米才能到院外。

  这五十多米足够把苏米睿浇个透心凉了。

  苏米睿站了会,见雨势不见小,只好拿着双肩包挡着头往外冲。

  刚跑两步,忽然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从他身边飞驰而过,溅了苏米睿一身一脸的泥水。

  “靠!会不会开车啊。”苏米睿气的直跳脚。人要是点背吃火锅坐哪都能被烟熏着。

  苏米睿咬着牙接着往前跑着。

  这时那辆劳斯莱斯缓缓倒了回来。苏米睿以为车主听见自己骂人,要找他打架。心想回来就回来,反正是他做错在先。

  车窗缓缓下降。

  苏米睿准备了一火车皮的干架话全都梗在喉咙里。

  “上车!”

  苏米睿有点懵。

  “傻站着干什么?上车!”靳封催促,神情有点不耐烦。

  苏米睿这才反应过来,刚要绕到另一边,靳封却先他一步打开车门,然后往里面挪了挪给他腾出地方。

  苏米睿弯身钻进了车里,带上车门。

  “谢谢了。”苏米睿绷直着身子,屁股只坐实一点。像个军人坐姿。他知道这辆车有多贵,也知道自己身上有多脏,还是别太随意的好。

  毕竟他不是以前的苏米睿,旁边的人也不是五年前任由他骑脖梗的靳封。

  苏米睿双手放在双腿上,手指屈伸了数次才开口道,“这些年你...”

  “过的很好!”

1

  苏米睿一怔,然后点点头,“好...就好。”

  心想自己问的这是什么傻缺问题,人家都变成了靳董了,肯定是做人不缺爱,做

爱...不缺人。逍遥又自在。

  “住哪?”靳封目不斜视的问了句。

  “哦,永祥胡同103号。你把车子停外面就行,里面....”

  “废话还是那么多!”靳封斜了苏米睿一眼。

  苏米睿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看在他送自己的份上,不跟他计较。阿弥陀佛!

  这时靳封的电话响了。铃声是可爱女人。

  苏米睿心头一震。这是原来他的专属铃声,每次响起来靳封都会跟着哼唱,然后把歌词改成“可爱小宝”。

  “你还用...”

  “张楠,把音乐关了,年年声音小,我听不清。”

  苏米睿如鲠在喉,后面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这个铃声已经属于别人了。

  司机瞬间就关了车载音乐。

  铃声放到“让我疯狂的可爱女人”的时候靳封接通了电话。

  “喂!年年!”靳封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只是这温柔却不再属于自己,苏米睿忍不住眼鼻泛酸。是啊,靳封就是这样的人,他看上的人就会把他当宝贝似的贡起来宠爱,苏米睿是知道的。

  人人都羡慕苏米睿,说他上辈子拯救银河系,这辈子才能入得了靳封的眼。结果他却生生抛弃了那个拿命来爱他的人。

  落得众人唾弃,不识好歹的名声。

  “封哥,好晚了,你还没回来...”软软的甜音从电话那端传了出来。

  苏米睿耳朵微动,像个探测雷达似的,听的一清二楚。看来靳封真的过得很好也很幸福。倒是他...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