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这是他决意一辈子护在心尖上的人啊。白展堂翩然落下,竭力控制身形做了个潇洒落地的姿势,而后斜瞟了眼楚留香,满脸写着“夸我夸我”。楚留香背着手转过身,忍笑道:“再不追人都没影啦。”白展堂哦哦应了,当先带路向玄极门的东边飞掠而去。

【楚白】长生功免费章节阅读

  昏暗的灯光下只来得及看清那翻出墙外的身影一瞬。

  楚留香凝眉道:“不错,身形与白日一般无二,是他。”

  两人对视一眼,暗道果然有猫腻。

  楚留香背过双手,笑道:“小白,我从没有见你全力使过轻功,不如今日让我见一见盗圣的风采?”

  白展堂笑容可掬地应了,别过头嘟囔道:“我那点破事你不早知道吗……”

  楚留香轻笑,轻巧向后一跃,人已飞掠下去,甚至根本不需要借力,便已安稳落地。

  白展堂咋舌,暗想可不能堕了盗圣的名声,也跟着跳了下去。

  尽管这名声有些水分,可咱好歹还是有几分真功夫是不?

  楚留香立在后街,仰着头,看着那个在各处借力踏过、飘然飞下的人,那个眉目清秀、面上隐隐带了丝张扬的人。

  这就是十二年前,那个飞身而来的愣头青,是他等了十二年的人。

  楚留香心口一酸,像被谁在心窝上重重揉了一把。

  这是他决意一辈子护在心尖上的人啊。

  白展堂翩然落下,竭力控制身形做了个潇洒落地的姿势,而后斜瞟了眼楚留香,满脸写着“夸我夸我”。

  楚留香背着手转过身,忍笑道:“再不追人都没影啦。”

  白展堂哦哦应了,当先带路向玄极门的东边飞掠而去。

  好在郑久开掌力虽不弱,轻功却逊一筹,两人只花片刻功夫便追上了前方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远远地跟在后面,三人一前一后进了片稀疏的竹林,月光清冷,林中隐隐泛着一股冷意。

  郑久开明知仇敌将至,却为何在今夜独自外出,还打扮如此鬼祟?

  楚留香隐隐觉得事有蹊跷,又细细观察了前方的人,身形的确是白日所见郑久开的模样,就连那半白的头发和面巾下的胡须都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谁。

  楚留香脚步一顿,已拉着白展堂停了下来:“前面的朋友,不必再走了。”

  那身影也一顿,住了脚,转过身子,面上蒙着黑巾。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相信我现在回去也已来不及了,你的朋友想必已经得手离开了。”

  蒙面人眯了眯眼,压着嗓子道:“不错,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

  楚留香苦笑道:“可我还是上了你们的当。”

  蒙面人也叹了口气,低声道:“楚留香,你收手吧,这事你管不了。”

  楚留香背过手,缓缓向蒙面人走去,悠悠道:“为何管不得?你们又为何不肯收手?”

  蒙面人叹道:“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自然有无法收手的理由。”

  白展堂警惕地看着蒙面人,也跟着楚留香一步步走上前去。

  楚留香在蒙面人身前一丈停住脚步,皱眉道:“你没有杀气。”

  蒙面人默然片刻,道:“我本也不愿动手,只希望你不要逼我。”

  楚留香静静瞧着眼前背手静立的蒙面人,那原本伪装成郑久开的身形竟又伟岸了些,在静谧黝黑的深夜里,仿佛一尊散着黑光的魔神。

  隐隐有重压从无限延伸的黑暗中压过来,这样的压力楚留香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楚留香蓦地笑了,道:“那么我让这位小兄弟先回去看看,阁下不会阻拦吧?”

  蒙面人扫了一眼白展堂,淡淡道:“随你。”

  楚留香道了声多谢,看向白展堂,轻声道:“小白,你先回去看看郑久开。”

  白展堂眉头一皱,就要反驳,楚留香捏了捏他的手,又小声道:“回去尽量多找找有什么线索。”

  白展堂瞟了眼蒙面人,抿了抿嘴,点头道:“好,我听你的。”说罢顿了顿,盯着楚留香的眼睛,认真道:“我发誓,这次事情过后,我会好好练武,绝不再拖你后腿。”

  楚留香内心长叹一声,柔声道:“好。”

  白展堂头也不回地走了。

  蒙面人幽幽叹了口气,道:“你有一个很好的朋友。”

  楚留香目光柔和,摇头道:“他不是我的朋友。”

  蒙面人静静道:“那便不是吧。今日楚香帅可是想留下我?”

  楚留香揉了揉鼻子,道:“总是要试试的。”

  蒙面人不再说话,抱臂的双手缓缓放下,左手轻放腰间虚捏一拳,右手成掌探出,遥指楚留香,这一瞬间,压力逼到了顶峰。

  楚留香面上依旧挂着轻松的神情,浑身却已绷紧,背在身后的手虚握,早已蓄势待发。

  越是紧张的时候,楚留香越是要放松,这本是他无数次从危险中生还过来领悟的道理。

  白展堂在竹林里穿梭着,足尖踏在泥地里只留下一个个极轻的脚印。

  不够,这远远不够。

  白展堂内心憋了一股火,正熊熊烧着。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