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卢宗汉摇着折扇,不想打破僵局。舒巴子前面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现在也稳坐不动。半天没有吭声的向财东观颜察色,忽然哈哈一笑,终于开腔了。“陈县长,您不必多虑。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向财东和保安团受您关照这么多年,一直无以为报。不管共军什么时候来,只要您发话,我向财东就冲着个人感情,也要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好!”舒巴子带头为向财东喝彩,拍起了巴掌。“好啦,好啦……”陈孟之有些颓废,不耐烦地摆摆手,“今天召集你们,不是我陈某人想听大家宣誓表态,而是国民党这棵大树将倒,我们这一树猢狲恐怕在一起凑不了多少日子了。所以,趁这个机会在一起聚个餐,叙叙旧。过去有不周到或得罪各位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黎明浴血精彩章节

“唉!”

果然,陈孟之叹了口气,有些无能为力。

“说实话,卢司令刚才提到的那些条件,陈某确实没有能力满足在坐的各位。宋希濂之所以委任我这个虚职,实则是为了牵制刚刚被收编的暂编第一师师长田载龙,免得他日后坐大,得意忘形。”

“哎呀,大哥,这么说你这个官儿也是个空头支票,没什么卵用啊。”陈次之毛躁起来,突然猛地一拍桌子,把旁边几个人吓得一楞。

陈孟之瞟他一眼,目光中挟带着一股责备之意:“你少在那儿一惊一乍的,我陈孟之又不是一个贪恋权位的人,那个官儿有用没用,我自己心中有数,你那么激动做嘛!”

一番话,倒把陈次之给怼着了。

这陈次之虽然看似头脑简单,说话咋咋呼呼,可陈孟之毕竟是他大哥。卢宗汉刚才的发言,他也听出了些弦外之意,本想找个由头,让兄长顺坡下驴,免得继续掉进卢宗汉挖的坑里。没想到陈孟之却反倒对他一阵抢白,气哼哼地抱起桌上的大茶壶,学着向财东的样子,对着壶嘴顾自喝起茶来。

陈孟之僵坐着,不再说话。周围的空气仿佛有些凝滞,连陈次之“咕咚咕咚”喝水的声音都大得有点刺耳。

卢宗汉摇着折扇,不想打破僵局。舒巴子前面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现在也稳坐不动。半天没有吭声的向财东观颜察色,忽然哈哈一笑,终于开腔了。

“陈县长,您不必多虑。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向财东和保安团受您关照这么多年,一直无以为报。不管共军什么时候来,只要您发话,我向财东就冲着个人感情,也要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舒巴子带头为向财东喝彩,拍起了巴掌。

“好啦,好啦……”陈孟之有些颓废,不耐烦地摆摆手,“今天召集你们,不是我陈某人想听大家宣誓表态,而是国民党这棵大树将倒,我们这一树猢狲恐怕在一起凑不了多少日子了。所以,趁这个机会在一起聚个餐,叙叙旧。过去有不周到或得罪各位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几个人又显得活络起来。

巴不得放开肚皮吃喝一顿的陈次之推开茶壶,嚷嚷:“哎呀,我们从常德回来,这一路颠簸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既然安置了东道,那就赶紧开饭吧。吃完饭,我还可以到街上去逛逛!”

向财东手上拿着杆小烟斗,抽了口烟,一边吐出嘴里的烟雾,一边示意周国卿:“周团副,去看看饭好了没有,早点上菜,我陪几位司令喝一杯,给大家接风洗尘。”

“几位司令稍安勿躁,我去看看,饭好了马上通知各位!”周国卿起身,满脸堆笑地朝在坐的几个人拱一拱手,跑了出去。

周国卿前脚刚走,卢宗汉也突然站起来,双手抱拳朝陈孟之和众人施礼,“陈县长,还有各位旅长……不,还是叫各位司令比较好,还有向团长,实不相瞒,宗汉家中老母亲已病重多日,此番我等又奉命前往常德开会,辗转数日,甚是牵挂。吃饭喝酒的事,日后机会甚多,宗汉今天就不参与了,提前告退,还望大家给卢某一份蔳面,多多海涵!”不等众人发话,就匆忙戴起礼帽,手持折扇,一路拱着手退了出去。

陈次之望着门口,一阵冷笑:“哼,这个卢宗汉,口风比死狗子的牙骨还紧,这么多人盯着他,楞是不在我大哥面前表个态,跑得倒比兔子还快,跟我们这帮人根本就不是一条心!”

“算啦,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陈孟之心知肚明,卢宗汉刚才的一番话无非是一堆冠冕堂皇的说辞,细究起来也无益。手扶着拐棍,把头靠在椅背上,微微闭起双眼,如老僧坐定,不再说话。

周国卿出了议事厅,一路小跑着进了保安团的驻地。

保安团在县政府的隔壁,中间原本有一堵围堵。向财东被陈孟之招安当了团长后,拆掉了围墙,把县政府和保安团连成了一个很大的院子。这看似简单的一个举动,却让陈孟之对向财东非常欣赏,因为拆掉的不仅仅是一堵墙,而是自然而然地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向财东平常有事没事就到县政府串个门,陪陈孟之喝喝茶,下个棋什么的,显得比较亲近随意。在陈孟之看来,这个向财东对自己有几分贴心,是个可以倚重之人。

团部旁边有一排木屋平房,是保安团的食堂。几个厨子满头大汗,正在炒菜。周国卿进了食堂,推开一扇隔间上的门,里面一张大桌子已炖上了几个火锅,香喷喷的,直冒热气。

炊事班长凑近来,和周国卿套近乎:“周团副,这几个火锅都是我亲手做的,你先尝尝,看我做菜的手艺怎么样?”

“好,那老子就先尝尝!”周国卿走进去,伸手在一个火锅里抓了块肉塞进嘴里,嚼了几下,一口吞下肚里,满意地说:“嗯,这腊肉正宗,味道不错。快点炒菜,团长还等着喝酒哩!”

炊事班长回头,朝几个正在炒菜的厨子吆喝:“弟兄们,大锅先停下,用小锅给团长炒菜……”

卢宗汉找个借口,推掉陈孟之的饭局,带着一个随从匆匆出了县府大门,在街口上四处扫了一眼,压低帽檐,沿着青石街巷向县城西头走去。

街巷一直向前延伸。

临靠河边,有一座大染坊,几口大锅沸水翻滚,热气腾腾。两三个伙计光着膀子,用竹竿把一堆土白布戳在锅里的染料汤中翻转搅动,浸透了颜色,再用竹竿把布料挑出来,放进一个装满水的大木盆里冷却。之后,由一个麻利汉子把布捞出木盆,玩杂耍似地朝吊脚楼下的河边一丢,下面有几个土家妇女卷着裤腿站在水中,动作轻巧而娴熟地接住头顶上飞下来的布料,顺势压进河水中搓揉漂洗……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