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高逸飞心里有点难受,只能跟着车夫跑着,他现在心潮翻滚,内心很不是滋味,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油然而生,他甚至不知道该跟车夫说些什么。二人左窜右拐来到了一个小胡同里,此时车夫停了下来,转身对着高逸飞说道:“就此分手吧,我往这边吸引住他们,你往那边跑。”高逸飞听到这话,没由来的心中一堵,他觉得要为车夫做些事情,只是单纯的这么觉得,所以他开口说道:“兄弟!你是有个病重的老娘吗?告诉我她在哪?我会帮你照顾她,你还有什么事没做完吗?尽管说,我一定帮你完成。”“呵呵!”车夫一笑,说道:“我娘早死了,要说没做完的事,呵呵,就是不知道我的入党申请通过了没有?嗨!兄弟,我觉得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帮我问一下。我想也许,将来说不定你真的能帮到我!”

暗影特工小说精彩试读

‘塔塔!塔塔!......’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日本兵一直在搜索着,这会正有一队日本兵跑了过来,这一片已经被戒严了。百姓们都躲在屋里不敢出门,而这个时候还在街上晃荡的人,自然不用说,统统的都要抓起来。

于是,在看到日本兵过来时,二人就往巷子里躲了躲,这时车夫看着高逸飞微微一笑,然后直接就冲了出去,被日本兵‘发现’后,又冲了回来,假装不小心撞见而反身逃跑。

高逸飞心里有点难受,只能跟着车夫跑着,他现在心潮翻滚,内心很不是滋味,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油然而生,他甚至不知道该跟车夫说些什么。

二人左窜右拐来到了一个小胡同里,此时车夫停了下来,转身对着高逸飞说道:“就此分手吧,我往这边吸引住他们,你往那边跑。”

高逸飞听到这话,没由来的心中一堵,他觉得要为车夫做些事情,只是单纯的这么觉得,所以他开口说道:“兄弟!你是有个病重的老娘吗?告诉我她在哪?我会帮你照顾她,你还有什么事没做完吗?尽管说,我一定帮你完成。”

“呵呵!”车夫一笑,说道:“我娘早死了,要说没做完的事,呵呵,就是不知道我的入党申请通过了没有?嗨!兄弟,我觉得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帮我问一下。我想也许,将来说不定你真的能帮到我!”

车夫说完,拍了拍高逸飞的肩膀,给了高逸飞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了。

高逸飞看着车夫离去的身影,眼睛泛红,直到车夫跑远,日本兵越来越近,高逸飞才突然想到,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车夫的名字......

高逸飞咬着牙,紧握着拳头,最终还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他在心中暗暗发誓: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会搞清楚你是谁,帮你完成心愿!

对于高逸飞来说,车夫就是一个英雄,一个无名英雄!如果没有遇到自己,高逸飞不知道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还会不会有人记得曾有这么一位无名英雄。

晚上十点,杨玉放来到了日军驻军办事处,他在回去的路上,听说抓了一个偷运药品的人,所以就来找渡边打探消息来了,手里还拎着一盒刚买的绿豆糕。

杨玉放来到了渡边的办公室处,对着站在门口的卫兵说明了来意,卫兵也认识杨玉放,所以用日语喊了声报告,接着又是一大串的叽里呱啦的对话,这才转身对着已经出现在门口的杨玉放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办公室内,正在看着文件的日军大队长渡边也早已看到了杨玉放,所以直接说道:“杨参谋,你来有什么事吗?”

杨玉放边向室内走去边满脸笑容的说道:“呵呵,渡边队长真是日夜操劳啊,今晚城内枪声不停,我想渡边队长也会操劳很晚,所以我带了一些点心,特来孝敬渡边队长。”

渡边听闻,知道杨玉放绝不是来和自己套近乎的,瞬间就想了很多,而口中却笑呵呵的回应道:“呵呵,杨参谋有心了,请坐!”

杨玉放赶紧把糕点放在了桌子上,完全一副讨好的样子。

其实,要说杨玉放的职位,也和渡边差不多,只不过双方编制不一样,要说谁的职位更高一些也无从比较。更何况在日本人面前,就算高一级两级恐怕也没有什么区别,一样要表现出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

杨玉放坐下后,随口问道:“不知道今晚有没有收获?说来实在惭愧,是我们治安工作没有做到位,给渡边队长添麻烦了。”

渡边摆了摆手,说道:“杨参谋千万不要这么说,为了早日实现大东亚共荣圈,我大日本皇军就是特意来帮助你们的,说起来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所以不要客气。”

嘴上说着是一家人,可话里的意思,还有语气,根本就没有把中国人放在眼里。

“嘿嘿!那是,那是!渡边队长说的对。”杨玉放只得配合着恭维了一番。

渡边接着说道:“今晚确实有些收获,我们抓到了一个偷运药品的人,这里也正好可以向杨参谋请教一番,据那人所说,是一个贵军的人给了他钱,他才偷了这些药品。不知道杨参谋怎么看这件事?”

“噢?”杨玉放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所以稍加考虑就说道:“如果那人说的是真的,那么我方一定有重庆或者延安方面的人混了进来,渡边队长放心,真有此事的话,我一定会查出这些人来,给渡边队长和皇军一个交代。”

“有杨参谋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还有一件事需要杨参谋尽力配合,据川岛少佐说,我们这边牺牲了三个帝国的战士,他们都是被一个高手所杀,而那个被抓到的人根本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当时抓捕时,也确实看到有人和被抓的人在一起,所以我想搞清楚那个高手是谁!”

杨玉放听完这些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戴面罩的女人,他也很想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嘴上却说道:“这个高手会不会就是和被抓的人是一伙的?”

“呵呵,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也不知道川岛少佐那边审讯的怎么样了。”说完渡边就站了起来,准备出门。他之所以告诉杨玉放这些,还让杨玉放和他一起过去看审讯,其实也是对杨玉放有些怀疑的,所以打算试探一下杨玉放。

渡边心想:你丫的大晚上的没事跑我这里来打听这个干什么?再说我和你不太熟吧!想不怀疑你都难啊!

“呵呵!好啊,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混入了我军中,渡边队长请!”杨玉放也连忙站起身,跟在渡边的身后说道。

杨玉放来找渡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首先时间短暂,他也来不及打听参加这次抓捕的都有谁,只知道渡边是后跑去的,还有就是日本兵办这种事的时候,很少让伪军掺和。一时半会儿的还真不好打听。所以只能来找渡边了。

在日本人的编制里,一个联队的长官被中国人称为大队长,而日军之间都是称呼少佐、中佐之内的。

渡边和川岛级别一样,还有一个叫做坂田的,三人都是武田隆的手下。

一般情况下,武田隆都不会轻易出门的,今天也只是偶尔出来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不曾想一出门就破获了一件偷运药品的事。

所以武田隆十分震怒,不仅对一众手下大发雷霆,还责令他们严查此事,所以这会由川岛审讯,而坂田则是带人封锁了医院和花公馆。

花墨的行踪很容易被掌握,从武田隆发现车夫开始,这里已经被监控了,尤其是花墨等人的行动。

花墨一直都在药厂里没有离开,说是药厂不如说是一个医院,其实这医院只是整个药厂的一部分。药厂早在那次大屠杀时就已经名存实亡了,由于日军也有很多伤员,所以只剩下医院得以完整保留。

就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一队日军包围了这里,只是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而已。花墨一直就在二楼注视着外面,直到一个多小时后一辆日军军官的车辆开过来,花墨知道正主来了。

来的人真是武田隆手下三巨头之一的坂田上二,他此刻已经下了车,站在医院大门口,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向前挥了挥手,立刻有一队日本兵冲了进来。

坂田这个人心狠手辣、极度凶残,是出了名的刽子手、屠夫,落在他手里的人,一般都没有好下场。而且这个坂田还是个蛮横无理的主。

花墨一直都处在忧心忡忡的状态,担心万一出了事,他的一家老小可是全在这里,可能都会陪葬。从听到枪声的那一刻起,花墨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却什么都做不了。当一队日本兵闯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反而平静了。

在南京城,花墨还是很有威望的,对着带队的日军小队长呵斥道:“这里是医院,你们要干什么?”

可惜,日军才不会管你有没有威望,不过这小队长还算客气,毕竟这所医院也有着一些日本人正在住院,只听小队长说道:“花会长,我们少佐有请,有件事情希望你能配合。”

花墨知道跟这些人多说没用,还不如大方的走,免得最后搞得自己狼狈不堪。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