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渡边队长慢走,告辞。”送走渡边后,杨玉放立刻对着远处自己的跟班招了招手,他要赶紧和老吴联系上,看看如何才能救出车夫。只是杨玉放并不知道,在他们走出监牢后,立马有日本兵给车夫的伤处上了点药,然后又把车夫押到了牢房里,牢房斜对面,伊藤由美捂住嘴巴,却依然发出一丝惊叫的声音:“啊!大哥,他们怎么这么对你......”......

暗影特工精彩试读

车夫笑声止住,一脸蔑视的看着渡边,突然‘啊呸!’对着渡边就吐了一口口水。

“八嘎!”渡边大怒,顺手‘噌!’的一声就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渡边队长息怒!”杨玉放大惊,急忙一把拦着了渡边,口中快速的说道:“武田大佐可能留这个人还有用,再说还不知道川岛队长是否审讯完毕,要杀了这人万一......”

“哼!”渡边还真怕武田隆有别的用意,比如弄个劫法场设圈套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所以顺着台阶就下了。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渡边伸手抓住了一旁日本兵手中的皮鞭,刚要开打,却听到车夫说道:“哼!既然你们已经识破了我的计谋,那老子不装了,爷就是个中国人,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小鬼子,还有那些狗汉奸,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哈哈哈!”

这一刻,车夫骂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杨玉放听的那是一个心惊胆战。生怕渡边一个不高兴,再把这车夫给杀了。

果然,渡边双眼一眯,皮鞭丢在了一旁,直接走到了烙铁处,拿出了一根红红的烙铁,‘磁!’的一声按在了车夫的胸口处,烤肉般的焦臭味再次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也再次传来......

杨玉放正要劝说渡边收手的时候,正好这时过来了一个日本兵,在渡边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渡边这才把手中的刑具一摔,转身走了。

杨玉放跟在渡边身后,临走时回头看了车夫一眼,车夫对着他微微咧嘴一笑,杨玉放却是眼角微微泛红。

从牢房内出来时,已经临近半夜,渡边对着杨玉放说道:“杨参谋,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你是皇军最真诚的朋友,我向你道歉!”

杨玉放连忙摆手说道:“渡边队长言重了,我这也是为了党国利益,希望能够早日肃清重庆那边和*份子。杨某愿肝脑涂地。”

“呵呵,我相信杨参谋的为人,时候不早了,我还有点事情处理,告辞了。”

“渡边队长慢走,告辞。”

送走渡边后,杨玉放立刻对着远处自己的跟班招了招手,他要赶紧和老吴联系上,看看如何才能救出车夫。

只是杨玉放并不知道,在他们走出监牢后,立马有日本兵给车夫的伤处上了点药,然后又把车夫押到了牢房里,牢房斜对面,伊藤由美捂住嘴巴,却依然发出一丝惊叫的声音:“啊!大哥,他们怎么这么对你......”

......

日本驻军办事处,武田隆坐在办公桌前,对面站在川岛。而一侧的沙发上,酒井结衣正拿着把小刀修剪着指甲。

只听武田隆对着川岛说道:“那么就按酒井小姐的意思去办吧,记住,不要误伤帝国的战士,去吧。”

“哈依!”川岛行礼后,转身离去。

......

花霓裳和陆川一直猫在日军办事处外,这一路上,陆川惊讶的就没合拢嘴巴,他们一路上闪躲、攀爬、跳跃等一些高难度动作,花霓裳做的一点都不比他差。

此刻,陆川仍在询问花霓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若不是花霓裳担心自己的父亲,她也不会这么早就暴露了自己的身手,从而惹来陆川唧唧喳喳个不停。

“我说花霓裳,你有这个本事,那在天黑之前,日本兵抓人开枪的时候,我遇到了一男一女在干见不得人的事,那女的该不会就是你吧?”陆川趴在离花霓裳不远的地方调侃道。

“你闭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怎么就见不得人了!”花霓裳是真的被气着了,随口就反驳了出来。

“都蒙着面不是干见不,得......咦?这么说真的是你?那打了我一巴掌的是你?”陆川突然反应了过来,花霓裳这句话明显就是变相的说出了那女人就是自己的事实。

花霓裳一愣,也瞬间反应了过来,可不是吗?陆川说见不得人的事,除了偷鸡摸狗也就只有那种事了,自己凭啥知道陆川说的见不得人的事不是那些事?

“哼!活该!”对于陆川,花霓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让他知道也无所谓。

“哎呀!我去,还真是你啊,我说那一巴掌怎么打的我心坎一荡一荡的,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意犹未尽的说。”陆川此刻一脸迷醉的表情说道。

一旁的花霓裳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一脸的嫌弃,还忍不住往远处挪了挪,尽量离陆川远些,但看到那个贱样后心里却忍不住想笑,而嘴上又不停地嘀咕道:“贱人!贱人!天下第一大贱人......!”

就在花霓裳不知是该为父亲担忧而悲还是因为陆川耍贱而笑的时候,花墨却从日军办事处出来了,同时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坂田。

此刻坂田倒是客气,时不时的还伸手做出请的手势,还要开车送花墨回家,而花墨拒绝了。

不过,坂田还是安排了一队伪军,准备远远的跟在后面护送花墨。

其实本来不管车夫招不招供,花墨都不可能轻易出来,更不可能受到礼遇,只因为武田隆决定实施酒井结衣的计划,放长线钓大鱼。当然他也不敢肯定花墨是不是*或者重庆方面的人。

“看吧,我就说花叔只是来喝茶而已,你没看到那个日本军官客客气气的吗?”陆川不知实情,他还真觉得花墨可能真的就是来喝了茶。

既然花墨没事,那么他们也没必要躲躲藏藏的在这里监视了,所以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来到了花墨的身边。

“爸,您没事吧,他们为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呀?吓死我了!”花霓裳一出来就露出了一脸担忧的神色。

“你这丫头,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说着就看向了跟在花霓裳身后的陆川,稍微愣了一下,接着对陆川说道:“你们两个简直是胡闹,这里这么危险,是不是你小子的意思?”

陆川无语,只好上前一步说道:“花叔,我这不是担心你的安危吗?嘿嘿!看到花叔是来喝茶的,我们就放心了。”

花墨闻言更是无语。因为他还真就在这里喝了杯茶,当然并没有见到武田隆,最后是坂田进来奉上了茶,又告罪说武田隆临时有事,所以特意命他前来招待花墨。

本来心里七上八下的花墨,倒是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但同时心里又有点为那个可能被抓住的人担忧,只是老吴说过,不管出了什么事,让他都不要承认,那些人会把事扛了。不过到底有没有人被抓他也不清楚。

花墨的心里是真的难受。同志们为了保他选择牺牲,换句话说就是为了他死,为他挡枪!

可是偏偏他还什么都不能做,心里有苦却说不出,他甚至都不能让家人出城,一旦家人离开了南京,那么他首先就要被盯得死死的。那样的话更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就凭花墨把他的家人的安危都赌上了,仅这一点,花墨的牺牲也是很大的,党领导也是给于了肯定。也为花墨家人做出了相当的保护,但是花墨并不清楚这一点。

这些人都是单线联系的,所以花墨和杨玉放甚至还有车夫都是不清楚对方的身份的,而一旦出事杨玉放就是保护花墨家人的第一道力量。

“哼!你小子还是滑嘴油舌的,也不知道向了谁?对了,你父母都还好吧?”花墨的心情也随着安全的出来,而慢慢的好了起来。

“哎!别提了,他们可能都忘了还有我这个儿子了,去美国这么多年都没回来看我,我也好久没和他们联系了。”陆川提到父母时也是有点心情复杂。

陆川的家本来也是南京城里的大户人家,并且和花家关系不错,只是他父母早些年跑到国外去了,也就他爷爷过世的时候回来过一次,后来要带陆川一起出国,已经成年的陆川不愿意。在父母出国后,更是把给他留的一笔钱给散了个差不多,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这货第二天就去当了土匪,干起了劫富济贫的勾当。不过有事没事的倒是经常往花家跑,只是这几年来的次数少了点。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