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之所以把一年级单拎出来,而且由校长亲自代课,是因为一年级至关重要,无论是汉语拼音亦或是加减乘除,都是基础中的基础,恰如老韩校长的那句经典口头禅——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上学第一件事:排座位。以身高为标准,十四个小家伙站成两排,从后到前,成对依次入座。成诺和韩红娟(俩字形容:魁梧)坐在了最后一排,没办法,按照当年的伙食水平,俩人身高都算超常发挥。贝依依和小霸王方震坐在了第四排,尼玛,当真是冤家路窄啊!方震落座时,挂在裤腰上的弹弓露了出来,成诺看在眼里,凉在心里。“座位先这样,下面我选个班长,”韩校长从老花镜中抬起大双眼皮,扫了一眼教室,“成诺,你来当吧。”

一诺成双相恋十七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七岁了,该上一年级了。

  成诺很开心,因为父亲买了印有西瓜太郎的书包,母亲做了一件新衣裳。

  贝依依更开心,因为成诺送了一个印着葫芦娃漫画的铅笔盒,盒内塞满了手工折叠的幸运星。

  成诺和贝依依上小学那会,尚未实行撤点并校,义务教育也只有八年(小5+初3)。那时,每个规模差不多的村庄都有自己的小学学校。成、贝两人的第一所母校便是——韩家庄小学。

  小学在村庄偏西头,是新搬迁的校区。为筹资修建新校区,村里按人头摊派了份额,另外,还卖了不少集体所有的大杨树。

  至于为何把学校位置从中间往西挪,而非原址改建,一是老校区的房舍几近危房,翻盖不如重建;二是出于安全考量,尽可能避开长坑,免得孩子们玩水遇险。

  “成诺哥哥,去上学吧?”贝依依跳过门槛,边跑边喊,像只小精灵。

  “嗯嗯,马上好。”成诺看了一眼手中剩下的小半块馒头,硬生生塞进了嘴里,端起碗,直接用水冲。

  “小贝,吃饭没?”成母满脸宠溺,揽起贝依依,抱她坐在膝盖上。

  “成大娘,我吃过了,姥爷炒的大葱鸡蛋,可香啦。”贝依依忽闪着大眼睛,说话像银铃般清脆。

  “成诺,在学校照看好妹妹,别让熊孩子欺负,听见没?”成父又下命令了,好怕。

  “昂。”成诺的声音像只苍蝇哼哼,有种噤若寒蝉的即视感。自从上次挨了打,畏父心理深入骨髓。

  背上书包,两小只直奔学校,一路欢声笑语。

  必须说两句。相比于现在,以前的孩子似乎没那么娇贵,显得皮实。上学11路公交车(指腿着或跑着),放学自己回家,即便是下雨天,也不见哪个家长到学校接送孩子。回家写好作业后,如果爸妈下地干活没回来,就得帮忙做饭喂牲口。

  因生源所限,相比于老校区,新校区在规模上并未有大的改观,班级组合依然照旧:二四和三五年级同班,一年级单独成班。

  之所以把一年级单拎出来,而且由校长亲自代课,是因为一年级至关重要,无论是汉语拼音亦或是加减乘除,都是基础中的基础,恰如老韩校长的那句经典口头禅——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上学第一件事:排座位。以身高为标准,十四个小家伙站成两排,从后到前,成对依次入座。成诺和韩红娟(俩字形容:魁梧)坐在了最后一排,没办法,按照当年的伙食水平,俩人身高都算超常发挥。

  贝依依和小霸王方震坐在了第四排,尼玛,当真是冤家路窄啊!方震落座时,挂在裤腰上的弹弓露了出来,成诺看在眼里,凉在心里。

  “座位先这样,下面我选个班长,”韩校长从老花镜中抬起大双眼皮,扫了一眼教室,“成诺,你来当吧。”

  “老师,我也想当班长。”方震这个官迷。

  “你当班长?擦黑板够得着吗你?”韩校长嘴角闪过一丝不屑,提起粉笔开始板书,“打开课本第一页,今天学拼音字母。”

  方震没敢再还嘴,因为韩校长的毒辣教风早有耳闻。但成诺却收到一个大大的白眼。

  如果你介意韩校长的不屑神情,那是因为对方震这个熊孩子还不太了解罢了。

  第一,方震的弹弓是“无所不打”。在河里放鸭子,他打鸭头;公鸡站到墙头打鸣,还没张嘴就下岗了;在门廊扯电线,等不到天黑灯泡就碎了;实在无聊,就冲太阳射一发,至于石头子最终花落谁家,全看缘分。

  第二,方震的黑手是“无所不拿”。看见玉米熟了,就偷拿玉米到商店换棒棒糖;听见母鸡叫了,就钻到鸡窝偷拿鸡蛋;闻见果园香了,就溜进园子偷拿苹果。

  另外,方震打架也是“无所不欺”。他家住村东头,据说东部区域上至古稀,下到黄口,全部问候了一遍。

  熊孩子,可谓名副其实。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