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我记得好像有红叶门、牵机宫的,红叶门的倒都是一些君子,待人接物彬彬有礼,那牵机宫的人可是凶神恶煞的,我还听说她们在找什么人,我那天深怕自己哪做的不对就被灭口了,现在想想都后怕......”拍着胸口,老板一说就停不下来了。这边道一还未打断,另一边就有一清亮的声音响起。“老板,给我来碗酒,本姑娘渴的不行了。”闫婉一脚跨进来,对还在侃侃而谈的老板叫道。

渡江湖在线阅读

  杜白一行人紧赶慢赶了三天,到了一郊外。

  “公子,我们到底要去哪啊?”上巳终于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我说你这是今天第几回问了,你不觉得烦啊?”杜白好笑道。

  “我这不是担心嘛!如今新帝刚登基,将军的事还没个说法,我们不应该留在洛阳,查明真相,还将军府一个清白吗?”上巳急急地说。

  杜白沉吟半晌,叹道:

  “我知道你们忧心,可这件事并不简单。不可能一朝就解决,得徐徐图之。其他的我自有安排。”

  “那好,不管什么事,我听公子的!”上巳又连忙表忠心,脸涨得通红。

  看他这副模样,杜白被他可爱到了。

  也还是十四五的少年郎,童稚未泯,憨态可掬。再看了看旁边的尾牙,还在给上巳缝衣服上被树枝刮的破洞。

  他二人是双生子,长的几乎无二致。他们的身母是当年只身逃难来洛阳的难民,当时已身怀六甲,几欲临盆。

  那个女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生下双生已经是勉力而为。

  更何况,难民营地里已经有食人事件发生,这两个孩子被发现绝对九死一生,这位母亲拼着最后一口气,把两个婴儿扔到了杜家军的校场门口。

  翌日清晨被发现时,女人已没气了。杜将军被她所为感动,收养了这两个孩子,陪在刚满两岁的杜白身边,三人算是一起长大。

  名为主仆,情更似兄弟姐妹,只是二人记着恩情,愿一生追随杜白。上巳是哥哥,却是性子跳脱,跟着杜白一起习武。妹妹尾牙从小稳重,心思奇巧,善机关巧术。

  转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都长大成人了。父亲,我们会谨记您的教诲,无愧于心。

  有了上巳,这一路是不会无聊的。欢声笑语走了没多久,一旁的尾牙突然出声道:“公子,前方有打斗声。”

  “走,去看看!”一个纵跃上了前方一棵树,上巳在后面跟上。

  “小妮子,把东西交出来!不然你知道下场!”十几个黄衣女子围成了一个圈,中心处的人看不真切,可也知道伤的不轻,血腥味很重。领头的女子还在厉声质问。

  “咳咳,我没有!”那女子强撑着辩解道。“死到临头还在狡辩,今日必将你带回,让宫主亲自审你。”领头的一个眼神丢下,十几个黄衣女子开始动了,可她们手上都没有武器。

  “公子,她们的武器呢?”上巳疑惑问道。杜白的眉头皱起,轻声说:“牵机宫。”

  话罢,突然四面八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上巳定睛一看,好家伙,全是毒物。什么蝎子、蛇、蜈蚣各种千奇百怪的毒物都朝那女子涌去。

  那受伤女子神色微动,眼中闪过一丝决绝,闭上眼。只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一轻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呢,各位姐姐也真是不温柔。”睁开眼,一公子从树上落下,站在了自己身前。

  “牵机宫内部事务,还望少侠不要插手,这也不是你能插手得了的!”领头女子警告道。

  “哟!姐姐不要恼,今日我就路见不平了,一会我动作会轻点的!”说罢,就移动身形来到那黄衣女子身前。

  那女子轻功也不错,双臂一展,脚下急退几步,突然从袖中扔出一物。杜白急忙旋身躲过,开玩笑,牵机宫的毒他可消受不起。

  双方就这样一来一回,杜白忌惮她的毒,她忌惮杜白的近身步步紧逼。

  上巳急的一跺脚,也加入了打斗。正这厢打的难解难分,那受伤的女子正想趁乱逃走,又被一黄衣女子抓住扔到地上。

  “还想跑?!”

  后面赶来的尾牙,正想回车拿弩箭。忽闻一阵琴声,且越来越大声,似是正往这边来。

  突然,还在胶着的打斗骤然停了,每个人似乎正经受什么巨大的折磨一般,抱着头痛呼,一片狼藉。

  连杜白的身形都有些恍惚,撑着剑勉强站稳。

  尾牙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觉得这琴声如天籁般悦耳,难道这琴音只对练武有内力的人有影响?

  杜白看见尾牙不受影响,也如此想,喊道:

  “阁下是谁?还望现身!”

  一道白色身影从西边的树林掠来,弹着琴轻轻地落在众人面前。来人一袭白衣,眉眼淡漠,如寒冰般遗世独立。放下琴,琴音骤歇,众人的翻江倒海才有所缓解。

  是他,那晚的白衣人。杜白暗道。

  领头的黄衣女子看见他却是一缩,狠狠瞪了那受伤女子一眼,就施展轻功往树林外飞去。她的手下还跑得动的都跟她一起离去了。

  动作很麻溜嘛,咋跟耗子见到猫似的,本大爷刚怎么没这待遇,嘁!杜白白了一眼。

  尾牙已经扶起那位女子,只是受刚才的影响,她已经昏迷过去了。

  杜白走到琴楚面前,笑道:

  “嘿!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又碰见了!”琴楚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话说你刚刚为什么出手啊?你跟牵机宫有仇?”杜白抬头盯着琴楚。

  “算是,还恩。”琴楚淡淡道。

  “到底是有仇还是还我的恩情啊?”杜白不放过他,眯着眼睛逼问道。

  “都有。”说罢,琴楚转身去了那受伤女子处。

  “矫情!”杜白低低笑道,也跟了上去。

  下了山的道一,日夜不休的赶了几天路,看有一道旁茶肆,就径直走了过去,欲讨碗水喝。

  茶肆很小,由茅草搭成,略显破旧,但因在半道上,生意倒是红火。此时正是正午,日头正盛,茶肆里几乎坐满了人。

  “阿弥陀佛,施主,可否讨碗水喝?”道一双手合一,对茶肆老板躬身道来。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