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杜爷大驾光临啊!”花娘一身红衣,半老徐娘却保养的极好,眼角不见一丝皱纹,可见年轻时是怎样的风华绝代。“花娘,别来无恙啊?公子我可是想你的紧呢!”杜白倚在门边,笑着说。“算了吧,是想楼上那位吧?得嘞,给您让个地。”说着,花娘就走去后院。“记得我的酒!”杜白冲那抹消失在转角的红影急道。“臭小子!”花娘边走边笑骂道。小小年纪,就成一个老酒鬼了,片刻都离不得酒!上了二楼,一扇门就打开了。“公子。”一窈窕女子伫立在门内,蒙着面纱,看不清全貌。“嗯。”杜白一步跨了进去。尾牙关上了门就和上巳站在门外守着。

渡江湖小说精彩试读

  破晓,城外。

  “可有发现?”“请主子恕罪,我们的人跟丢了。”说罢,白衣劲装的人单腿跪在前人身后,垂着头。

  身前的人站在一山崖处,晨风凛冽,吹起他素白的宽大袖脚。“其他门派如何?”冷冷的嗓音飘散在空中。

  “回主子,据查探,孤山寺的僧侣和红叶门的门徒近期也有不少下山,为了何事还未查清,其他门派目前还没有消息。”

  久久没有得到回复,跪着的白衣人犹豫着抬起头。眼前已无人,空余一阵冷香。

  杜府。

  “小妹,我把府中所有的屋顶、房梁、还有酒窖,甚至每一棵树我都找了,也没找到公子啊!呼.....累死我了....呼.....”上巳双手撑在膝盖上,停在尾牙面前大喘气。

  “公子不会又自己一个人跑了吧?他自己昨晚还叫我们收拾东西,马车都备好了。”上巳抱怨道。尾牙抱着手思酌片刻,转了转眼珠,眉头一舒,向门外跑去。

  “哎?哎!小妹你跑什么,等等我啊!”

  一把掀开门外停着的马车布帘,杜白正抱着酒葫芦睡的正香。尾牙无奈的摇摇头,踏上了马车。

  “公子?我们往何去?”温婉的声音慢慢唤醒了杜白,没睁眼,还咂了咂嘴,似是在回忆口中甘冽。“往东。”说罢,又睡了过去。

  尾牙放下手中包袱,掀开帘,对刚上马车的上巳道:“往东驶。”

  “好嘞!”一扬马鞭,一辆马车赶在天刚亮时分,悄无声息的绝尘而去。

  

  就要到洛阳城的东门时,马车被杜白叫停了,停在了一所乐坊门前,忘忧坊。

  忘忧坊地处城门口,不在繁华的城中心,却丝毫不影响生意越做越红火。反倒是因其环境清幽,布局雅致,吸引了那些即将远行或者千里归来的人,尤其受江湖人的青睐。要说这忘忧坊其他的,第一想到的就是弦姬。此女善古筝,闻其曲犹如置身于虚幻仙境,飘渺朦胧不可寻,真真是忘忧极乐。

  还未到午时,乐坊还没有开门迎客,由鲜花嫩叶点缀的大门还紧闭。上巳跳下马车,前去敲门,平时练武打木桩打惯了,手上又没有轻重了。一拳一拳砸上去,门框上的盆栽都颤颤巍巍的要掉下来似的,“开门!”

  “来了,来了。是哪位大爷这般早啊?我这小小的乐坊可禁不起您砸啊!来了,别砸了!”

  人还未到,那风韵犹存的御姐音就从门缝里传了出来。果真,片刻不到,门从里面打开了。上巳从门前后退几步,退到了已站在门前的杜白身后。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杜爷大驾光临啊!”花娘一身红衣,半老徐娘却保养的极好,眼角不见一丝皱纹,可见年轻时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花娘,别来无恙啊?公子我可是想你的紧呢!”杜白倚在门边,笑着说。“算了吧,是想楼上那位吧?得嘞,给您让个地。”说着,花娘就走去后院。

  “记得我的酒!”杜白冲那抹消失在转角的红影急道。“臭小子!”花娘边走边笑骂道。小小年纪,就成一个老酒鬼了,片刻都离不得酒!

  上了二楼,一扇门就打开了。“公子。”一窈窕女子伫立在门内,蒙着面纱,看不清全貌。“嗯。”杜白一步跨了进去。尾牙关上了门就和上巳站在门外守着。

  “弦姬,我要离开洛阳一段时间。”杜白坐在桌旁,看着弦姬给他斟酒。“多久?可要弦姬做些什么?”弦姬的手顿了顿,神色不变又继续斟满酒杯。杜白举起酒杯,一口饮尽,发出一丝慰叹,才道:“不知。”

  “你留在洛阳,有什么事立即通知我,老办法传信给我。”“是。”

  “公子!”“嗯?怎么了?”

  “此行小心,弦姬等你平安归来。”说罢,郑重一礼。“你这是做什么,我定会回来的。”杜白抬起她的手,转身开了门。

  弦姬站在屋内,盯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呢喃道:“公子,我等你回来。”

  杜白一脚跨进车内就闻到了醉人的酒香,一坛正宗的女儿红。尾牙在旁边说,这是乐坊老板娘叫人送上来的。

  杜白掀开坛封,深嗅一口,笑道:“花娘真是深得我心。”说完就抱着酒坛开喝了。

  马车继续向东门行去。

  

  此夜,牵机宫众星拱月般的三生殿灯火通明。

  宫主牵机子斜倚在殿上方之上,葱白的纤纤玉手从黑纱袖中滑出,食指轻轻地,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扶手。

  牵机子微阖着眼,整个大殿里一片死寂,宫中弟子基本都在此处,垂着头,大气不敢喘一下。

  “你的意思是,这么多人还是让那个丫头跑了?”

  冷艳的声线似是故意般把这句话拖得很长,尾音刚落,一众弟子跪了一大片。

 

   “请宫主恕罪,那个丫头狡猾的很,我们这次一定把她追回来,请宫主再给我们一次机会!”一身黄衣的赤芍的低头请命。

  

  半晌,上头才传来牵机子的声音。

  “机会可不是次次都有的。”牵机子忽地睁开双眼,凉凉的看着赤芍,一拂袖,转身去了后面的炼丹房。

  赤芍紧了紧拳头,起身带着十几人就要出殿门。

  “师姐此番可要上点心了,你知道的,我们宫主可没那么多的耐心!”

  同为首席弟子的甘蜜玩弄着手腕上缠绕的鲜红色小蛇,勾着意味不明的笑,对赤芍懒懒道。

  “哼!我们走!”赤芍忍住怒气,带着手下离开了。

  洛阳东面的孤山寺此时也不太平。寺主无妄禅师正召集了寺内的首座和都寺,以及几位高徒在梵音阁议事。

  “寺主,您是说我寺至宝轮回经不见了?!”性子跳脱的都寺无用师父,惊讶的问出声来。

  “是。”无妄闭着眼,叹道。“这也是让你们前来的缘故。”

  “寺主,你有何打算?”首座无极禅师上前一步问道。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