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姑娘怎么笃定贵派宝物是被手无缚鸡之力的银环姑娘拿的?”杜白也是好奇,一个小丫鬟真的可以在重重防护之下,轻而易举的拿走宝物吗?更何况银环现在和他们一起近半月有余,特别是尾牙,两人已然成为无话不谈的姐妹,也没有发现她身上藏有什么东西。那么,究竟是谁错了?

渡江湖精彩试读

  

  “姑娘怎么笃定贵派宝物是被手无缚鸡之力的银环姑娘拿的?”

  杜白也是好奇,一个小丫鬟真的可以在重重防护之下,轻而易举的拿走宝物吗?更何况银环现在和他们一起近半月有余,特别是尾牙,两人已然成为无话不谈的姐妹,也没有发现她身上藏有什么东西。

  那么,究竟是谁错了?

  附子面色不变,“与你何干!”一手放下,全部的人开始动了。

  上巳以为这次又是要开始召唤毒物了,未可知,下一秒一人已经持剑站在他面前。

  惊险的一个下腰,因为惯性来不及藏下去的刘海,有一小撮彻底跟他说了拜拜。

  “我,我的头发啊!”上巳彻底被激怒了,自己引以为豪的那飘逸刘海,今日被害的不完整了,不报此仇非君子!

  提着剑就杀了进去,还极有针对性的死命追杀那个“割发”小人!

  这边杜白直接对上附子,附子身手不错,可近战的话根本不是杜白的对手。如果不是杜白还有所顾忌附子可能藏的毒,这本事几招就可以结束的打斗。

  道一和闫婉背对背,不时调转方向,配合起来也是莫名的默契,一刚一柔,一刀一拳,那些人根本无法近身。

  尾牙这次的机关弩终于派上用处了,递给银环一把,两人对战起来也游刃有余,毕竟尾牙也是教了银环许久,就为了下次牵机宫的人找上来,能有一战之力。

  双方的打斗愈來愈烈,声音也越来越近。

  亦凡已经醒来,站起身抱着剑望着那个方向。亦骆同样从往事的梦中惊醒,睁开眼睛,朦胧的月光下中,小师弟修长的身影就站在自己面前。

  亦骆一阵失落,师弟长大了........

  亦凡不明所以的转头看着亦骆,刚刚师兄是在看我吗?

  亦骆不落痕迹的移开目光,利落的起身向有打斗声的方向走去。

  “走吧,我们去看看。”

  等到了距离杜白他们的不远处,亦骆认出来是之前客栈喝酒的那位公子和姑娘,还有那位孤山寺的师父,跟他们打斗的貌似是牵机宫的人?帮还是不帮?

  后面的亦凡则是把身影尽数隐在黑暗里,没有言语,但眼神晦暗不明。

  亦骆看着战况,也不想再犹豫了,牵机宫因使毒,在江湖上的名声一直不是太好,而杜公子一行人则是以客栈相遇在前,此番再遇已是缘分。

  亦骆飞身上前,加入了杜白一方,杜白也看见了亦骆,对他一点头。附子看势头不对,让另外一个女弟子跟杜白打,自己趁机脱身。

  一边夜色掩映下的亦凡则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动作。

  突然,一阵黑烟在打斗中炸开,是毒烟!所有人迅速的捂住自己的口鼻。

  等烟散后,尾牙惊讶的叫出了声,“银环!”众人向那边看去,银环已然昏迷,正被附子提在手下。

  附子看了一眼众人,带着银环和剩下的几人就施展轻功走了。

  “上巳,追!”

  “是!”上巳先去追那行人了,杜白才对着亦骆一礼。

  “今日杜某在此谢过兄台了。”亦骆赶忙回道,“哪里,叫我亦骆就好,我们当初客栈有过一面之缘。”

  “骆兄,在下杜子墨。”其他各人也相互介绍,自报家门之后,亦骆也表示自己师弟就在不远处露宿,不如一道,也能帮杜白他们一起救人。

  这时亦骆才发现自己的师弟没跟过来,回头一看,亦凡此时才缓缓走来。

  “师兄,抱歉我来晚了。”亦骆也不疑有他,就当师弟刚刚可能是走神了,杜白倒是对这个叫亦凡的多了几分探究。

  也不敢太过耽搁,几人随便收拾了下,就随着上巳留下的记号,在后面跟了过去。

  最后的记号断在了一片雾气之前,旁边的石碑上写着:迷雾山庄。

  迷雾山庄,顾名思义,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不辨方位。即使结伴,进入之后也极易走散,更何况这雾还有剧毒,内力不深厚之人撑不到多久。

  尾牙看见这个石碑后就开始心神不宁。哥不会跟进去了吧?银环不会被带到这里面去了吧?

  闫婉不明所以,看他们都停下来了,神情都很严肃。

  “你们怎么不走了,这迷雾山庄是有什么不对吗?”尾牙喜钻研机关术,迷雾山庄自然是听说过得。

  尾牙在一旁温温出声,“传闻迷雾山庄在几百年前只是前朝一商贾之家的别庄,一个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神仙居所。可是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一场大火就烧没了一切,那家人也不知所踪。据有知情人说是那个商贾的儿子疯了,然后放火烧死了全家,具体到底的真相就不可而知了。住的近的人家觉得此地晦气,几年间都陆陆续续的搬离了这里,迷雾山庄就此荒落下来。”

  “那也不就是死过人吗,有什么可怕的!”闫婉不在意的说。

  “可怕的在后面,不知道是几时起,迷雾山庄外围的雾突然开始有剧毒,不少路经此地的路人命丧于此。即使有人进入了山庄,最后也没人活着出来........”杜白缓缓的补充道。

  闫婉也安静下来了,众人都望着前方沉凝。

  “不如我先去,尾牙和小妹就在外面等我。道一师父,他她们二人就麻烦你了。”

  半晌,杜白看了一眼尾牙和闫婉,转头对道一说。

  “这怎么行,这什么山庄这么古怪,大哥你怎么能一个人进去!我不管,我也要去!”闫婉一听就不干,这么危险,怎么能让大哥一个人去!

  “对啊,公子,这山庄内必有机关,我精通机关术,你一定要带上我啊!”尾牙也很担心。

  “这又不是逞人多的时候,若遇到什么事情,大家都出事怎么办?”

  杜白循循善诱,“如果我十个时辰还没有出来,你们再来找我也不迟啊!”说完悄悄甩给旁边的道一一个眼神,道一无奈的转过身去。

  后面的亦骆也站出来说,“杜公子,如若不嫌弃,我们两师兄弟跟你一块进去。此番我们二人就是下山历练,武功也不差,不会拖后腿的。”

  杜白也不好推辞,“那就又谢过二位了!”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