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他接二连三的几个‘本将军’,让叶棠采断了心底最后的一抹残念。这世上唯一知道她生病,并给予她温暖的人,都被褚云攀亲手杀死。他们六年的夫妻情,真的已经走到了末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短短八字,再无一丝温情。

绝代有佳人(叶棠采褚云攀469876)小说精彩试读

棠采整个人还处于晃神状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眼见寒光逼近,她连连侧身躲避,但终慢了一步,锋利的剑刃划破了她的胳膊,瞬间血肉模糊。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要给我儿送长命锁,原来是趁孩子睡了,活活将闷死!”清雅每说一个字,表情就痛苦一分,看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伤心不已。

叶棠采这才反应过来,清雅是将孩子的死怪罪在了自己头上。

“清雅公主,你把话说清楚!我上午来看孩子时,你和奶娘都在场!”她顾不得伤势,费力解释。

跪在地上的奶娘嘶声哭着喊冤:“夫人,您怎么就敢做不敢认了呢?您当时一走,小少爷就断气了……我跟少爷无冤无仇,少年又是公主十采怀胎生下来的亲骨肉,难道会是我们把少爷闷死吗?”

奶娘的每一句话都一针见血,让叶棠采无力反驳。

是啊,府中所有人都知道,她叶棠采不待见清玥这个公主,也不喜欢这个孩子的降临。

如今她一走,孩子就死了,谁会相信她不是凶手?

叶棠采不由自主看向褚云攀,那个男人正将清雅拥在怀中,柔声安抚,丝毫没有看自己一眼。

她突然感到了一种绝望的无力感,带着撕扯心脏的力道啃噬着她的血肉。

“你不信我?”她怔怔问道,有些喘不上气。

“你出了梧桐苑便收拾行李找男人私奔,叫本将军怎么信你?”褚云攀的脸色很难看。

他接二连三的几个‘本将军’,让叶棠采断了心底最后的一抹残念。

这世上唯一知道她生病,并给予她温暖的人,都被褚云攀亲手杀死。

他们六年的夫妻情,真的已经走到了末路。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短短八字,再无一丝温情。

褚云攀将叶棠采打入了死牢,丝毫没有顾忌过往情分而手下留情。

入夜。

死牢铁锁被人打开,褚云攀踩着靴子走了进来,手中提着柳大夫的人头。

叶棠采将五指蜷紧,再也不愿看他一眼。

“怎么,没给你奸夫留个全尸,就这般脸色?”褚云攀坐下,将那人头随手扔弃到一旁。

叶棠采心痛到已经木然:“孩子不是我杀的,我找柳大夫只是为了看病。”

“看病?我看你得的是空虚寂寞的病!全京城那么多老大夫你不找,非找个细皮嫩肉的男人!”

褚云攀冷漠的口吻不带一丝感情,每一个字像利刺般尖锐,一根根扎进叶棠采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她看着他,凉意已深入骨髓:“褚云攀,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吗?”

褚云攀一愣,没明叶她话中的意思。

“一个女人能有几个花一样的六年?我把此生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卸下战袍与你同甘共苦不离不弃!六年感情你在外沾花惹草了多少次,我说过你什么吗?凭什么我找个年轻大夫看病你就要杀人……”

叶棠采嘶声说着,字里行间尽是满满的怨念。

她的话还未说完,褚云攀便一巴掌直接打断了她。

这一耳光,打得叶棠采发懵,连带着耳朵都嗡嗡作响。

“我天天忙打仗,找女人逢场作戏解闷固权怎么了?倒是你,在府中活得像个金丝雀一样还不知足!”

“说了让你做孩子母亲,你却狠下杀手!别的将军夫人都是希望自己的男人开枝散叶,你反而是希望我断子绝孙吧!”

褚云攀恼羞成怒,直接拽着叶棠采往牢房中冰冷的石床上拖。

叶棠采的手腕被掐得青紫,后背也被那硬邦邦的石块硌得生疼。

在褚云攀横冲直闯而入时,她痛得连瞳孔都开始涣散。

“我恨你。”

她终于,再也爱不动了……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