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江席澈眉目一沉,只觉腹腔骤紧,忽而抓住她作恶的小脚,眸色更加幽黑,沉声问她:“伊颜,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我不是说了吗?我在勾引你啊。”伊颜抛了个媚眼,暗示的很明显,“江总,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江席澈垂了垂眸,尽量不去看她身上任何一处令人渴望的地方。片刻,他轻轻扔开她的脚,冷峻的目光对上她,声音带着不容忤逆的威严——

一眼臣服(伊颜江席澈)免费在线阅读

绕是江席澈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一个弱女子那样一扯,也是被迫弯下了腰。

伊颜一手揪着他的领带,另一只手甩了一把肩上的头发,姿态风情万种。

在江席澈赤.裸.裸的目光下,她微扬着脸蛋,对他轻飘飘地吐了口气,眼波潋滟。

清甜的香水气息和酥麻的呼吸传来,江席澈神经绷了一瞬,浓密的剑眉轻轻蹙起,敛眸看着眼前的妖艳女人。

她那张平日时常俏丽的脸蛋此刻娇媚成熟,妙曼的腰身只隔着一层极薄的黑纱,在橘色的灯光下似有若无,内衣内裤清晰可见,挺立的那一处有着深深的沟壑。

大片的春光刺激他的视网膜。

男人的喉结顷刻间紧致,深不见底的瞳孔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光,他不敢再往下看,眼皮轻抬,对上她勾人双眸。

“你穿成这样干什么?”薄薄的双唇间溢出的声音还是那样沉着冷静。

伊颜抬高下巴,在他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一吻,魅惑地笑着,“勾引你啊。”

她嘴上笑着,心里却有点咬牙切齿,这狗男人,她的身材不好吗?他看了怎么还可以这样淡定!

江席澈无言,眸色深深地看着她,性感的喉结悄然滚动。

伊颜暗自尴尬,脑子快速运转了须臾,柔柔地靠到他胸膛上,用上了她毕生最嗲的声音:“哎呀,我忘记穿鞋了,地板有点凉,你能把我抱回房间吗?”

江席澈寂静片刻,顺从地将人拦腰抱起,掌心触碰到她柔软的腰肢和细滑的大腿,不自觉连脚步都变得有些僵硬。

被他抱着的伊颜无处安放的双手把玩着他的领带,她仿佛预料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暗自吞咽。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当事情真的要发生时,她还是忐忑不已。

阳台距离主卧不远,江席澈一路沉默,不紧不慢地把人抱回了房间,两米宽的大床近在眼前,他径直往那去。

近了,他停下,将人不轻不重地丢到了床上,床的弹性极好,以至于伊颜上下弹了一下,长度只及到大腿根处的黑纱都飘到了腰上。

半边屁屁都漏了出来,看上去雪白……Q弹?

伊颜羞赧,反射性地快速用手扯下去,可用很快意识到自己在勾引江席澈,于是马上摆出之前练习好了的姿势。

她伸手想再次去拉立在床边的男人的领带,怎料够不着,他也不配合她,只居高临下,一言不发地俯视她,令人捉摸不透。

伊颜尴尬一瞬,默默收回手,转而伸出了一条长腿,她用小巧的脚趾头撩开他的西装,隔着薄薄的衬衫画圈圈,眉眼带笑。

“江总,还站着干嘛呀?”矫揉造作的话一出口,伊颜内心作呕,她怎么有种自己是那种小姐的感觉?

虽然但是,这无疑是令人犯罪的举动和话语。

江席澈眉目一沉,只觉腹腔骤紧,忽而抓住她作恶的小脚,眸色更加幽黑,沉声问她:“伊颜,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不是说了吗?我在勾引你啊。”伊颜抛了个媚眼,暗示的很明显,“江总,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江席澈垂了垂眸,尽量不去看她身上任何一处令人渴望的地方。

片刻,他轻轻扔开她的脚,冷峻的目光对上她,声音带着不容忤逆的威严——

“伊颜,把妆卸掉,衣服换掉。”

伊颜愣住,诧异地往自己身上瞄了几眼,“你不喜欢?”

他说:“很丑。”

伊颜马上瞪向他,“你说谁丑?”

“衣服很丑。”

伊颜:?

重点难道不是她的身材吗?是她的身材不够火辣,还是她的颜值不够出众以至于他的关注点落在了衣服好不好看上面?

伊颜不信,柔弱的手轻飘飘地从腿上滑过,尖着嗓子说:“难道你不觉得这身你眼中丑陋的衣服穿在我身上特别的诱惑,档次都高了不少,甚至让你有流鼻血的冲动吗?”

江席澈眼神闪了闪,背过身往外走,嘴上无情:“马上换掉,否则你今晚睡阳台。”

“江席澈!”伊颜感觉自己被侧面□□了,气的从床上跳起来,骂他的背影,“你个没品位没情调的家伙!你以为我想穿给你看?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江席澈没理她,身影消失在房门口。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伊颜在床上跺脚发泄了下,实在气不过,找来手机跟方舒淑吐槽。

“我的天我真服了,江席澈真的是你口中说的男人吗?他非但没有对我有非分之想,还说我衣服很丑!让我换掉,不然到阳台睡!”

军师方舒淑发出一波无情的狂笑。

“你还笑!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害我脸面丢尽了!”伊颜坐在梳妆台前,咬牙切齿地卸妆。

“对不起我错了,我没想到他是个例外。”方舒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难道这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鬼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

方舒淑:“性感御姐不喜欢,难不成喜欢清纯型的?”

伊颜擦着口红,嗤笑一声,说话含糊不清的,“得了吧,我平时在家不化妆,穿个小裙子睡衣,不也挺清纯?也没见他有过狼性。”

“那不一定,这不是你没勾引么?万一他害羞,不好意思主动出击呢?”

……

江席澈在外面的浴室洗了很久的澡,满脑子不受控制地回放着方才伊颜那副惹人犯罪的模样,一想起便通体燥热,冷水也冲不掉。

换作是别的女人,他绝不至于此,可那是伊颜啊,他爱的女人,如果可以,他一刻也不想忍。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