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叶无荒表情越发的奇怪。苏灼脸上的尴尬也层层叠加,但是到底他还是实话实说:“不管是被子还是褥子,我全都给你拿过来了。其中你自己的和我的一床都弄脏了,现在你盖着的这个,是这两个房间唯一的干净被子了。”他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尴尬,犹豫着低了脑袋,没有去看叶无荒的眼睛。他在家里是什么地位不用多说,叶无荒心里知道。尤其是今天刚刚让主母说了一顿,想要再去问她要一床被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穿成男配后抱紧了反派大腿小说精彩试读

  苏灼盯着自己的手心,看着那人的一笔一划。在心里默默将他写的字念了出来。

  叶无荒。

  因为看过原著小说,所以苏灼很清楚,这三个字就是面前这个哑奴反派的名字。可是他也知道,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这不是他的身份可以认识的名字。于是苏灼在沉默了片刻后,挂上了一副奇怪的表情,歪着头问哑奴说:“叶无荒?这是什么意思?”

  叶无荒伸出手,指了指自己。

  苏灼这才展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恍然点头说:“原来是你的名字啊?那我以后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话是这么问,但是苏灼也知道,这名字在现在就是个禁忌,虽然他不明白叶无荒为什么会告诉他,可他知道的是,对方绝对不会让他叫就是了。

  果然,叶无荒毫不犹豫的摇头。

  苏灼无奈的扯了扯嘴角:“那我叫你什么?叫你阿叶可以吗?”

  这次叶无荒点头了。

  苏灼咧嘴一笑:“那你……”

  说了两个字,他就停了下来。他本来想告诉叶无荒,他也可以称呼他亲密一点,可是话出口,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个哑巴。别说是称呼,他根本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好在停下的及时,苏灼轻咳一声,看了一眼还在等待他下文的叶无荒,苏灼僵硬的换了个话题说:“对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咱们已经和解了?”

  叶无荒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

  苏灼很清楚的看到,对方眼底闪烁的还是不屑。

  但是面对苏灼的另一个问题,叶无荒倒是回头看了眼床上来自苏灼那边儿的被褥。这意思也很清楚,他是在告诉苏灼,这个名字仅是苏灼救他一命的谢礼罢了。

  苏灼尴尬的扯了下嘴角,他果然是想得太多。不过再想想小说里哑奴的身份地位,苏灼也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位爷愿意把名字告诉他这种身份的杂鱼确实是足够施舍,自己也应该早点习惯的好。

  由于苏家主母的干涉,当天晚上想要再去拿药肯定是不可能了。但是为了叶无荒的生命安全,苏灼还是老老实实的看守在对方身边,直到月上中天,也半点没有要回去自己屋里的意思。

  叶无荒本来是背对着他在睡,睡到一半转过身来,睁眼看到苏灼还在那里坐着,他眉头就皱了起来。

  伸手过去拍了拍苏灼,叶无荒指了指旁边屋子的方向。

  苏灼赶忙摆摆手说:“我不用睡,我再看你一晚上。我这人睡觉比较死,如果我回去睡了,你晚上有问题,绝对不可能有办法把我叫醒的。”

  叶无荒翻了个白眼。

  然后坚定的再一次指向隔壁。

  这是在告诉苏灼,他绝对不可能有事。所以苏灼不需要在这儿咸吃萝卜淡操心,浪费时间。

  他的态度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苏灼也没办法,只能干笑着点了点头,又嘱咐了一声“那你不舒服就喊”,然后就老老实实回去自己屋里了。

  叶无荒盯着他出门,又听到了隔壁房门的响动。这才放心的闭上眼睛,打算重新回归睡眠。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还不等他喘息几次,他房间的门就又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苏灼探了个脑袋进来,朝他咧嘴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我想我还是没办法回去。”

  叶无荒表情越发的奇怪。

  苏灼脸上的尴尬也层层叠加,但是到底他还是实话实说:“不管是被子还是褥子,我全都给你拿过来了。其中你自己的和我的一床都弄脏了,现在你盖着的这个,是这两个房间唯一的干净被子了。”

  他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尴尬,犹豫着低了脑袋,没有去看叶无荒的眼睛。

  他在家里是什么地位不用多说,叶无荒心里知道。尤其是今天刚刚让主母说了一顿,想要再去问她要一床被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微妙。

  半晌,叶无荒从床上爬了起来,自己去角落里坐下,然后靠着床柱子闭上了眼睛。

  苏灼看着他的动作,眨了眨眼。

  但是他却并没有按照叶无荒的意思,去独占那张床。

  伸手扯了扯叶无荒的衣袖,后者扭头朝他看了过来。苏灼露出了一个分外灿烂的笑容说:“床够大,我睡觉很老实。我看了你两天了,你也挺老实的。反正大家都是男的,你不嫌弃的话,咱们就一起?”

  叶无荒皱起了眉毛。

  他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在苏灼期待的目光中又重新躺了回去。只是这次他躺的非常靠外,把里面空出了足够一个人的位置。

  苏灼嘿嘿一笑,熄了灯,也钻了进去,跟叶无荒并排躺好。

  隔了不久,旁边就传来了叶无荒平稳的呼吸声。

  苏灼在一片漆黑中慢慢的勾起嘴角。

  非常好。

  首先不管是因为叶无荒太累,还是因为人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等次的放在眼里。总归他愿意跟他在一张床上睡觉,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其次他还得到了叶无荒的名字。

  苏灼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的抱大腿事业已经成功了很大一步了。

  …

  第二天早上,苏灼是被家里丫鬟不高兴的呼唤声吵醒的。那是经常在主母身边陪着的丫头,名叫小琴,地位也比一般的小仆人要高的太多。

  此时她把手中的盆盖子敲得铛铛的响,嗓音尖锐的冲屋里喊着:“苏灼!你到底吃不吃了!一天就这一顿饭,你不吃我这就拿去喂狗!”

  “吃吃吃,当然吃。”

  苏灼已经完全习惯了苏家这种全家上下他地位最低的生活状况,赶忙应着声,批了一件外搭就跑了出去。

  小琴看到他出来的房间,立刻就用比刚刚更难听的声音嘲讽了起来说:“哟,我以为你只是像狗,没想到狗窝你也住啊?”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