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容梨长发散乱,满目失望,她说:“宋洵声,我不会再喜欢你了,也不会再来骚扰你。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以后我们路归路,桥归桥,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吧?”他浑身冷汗,挣扎着醒来,手伸向虚空,清晰地听见自己嘴里说着不要。再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

肆意沦陷[娱乐圈]在线阅读

  容梨一向干脆利落,没作纠缠就走了。

  透过监控,宋洵声看到女人踩着细高跟,头也不回地出了律所。他苦笑,有多少次他在心底苦苦求过她回头,只要她回头看他一看,他就能放下所有的骄傲,一如既往地疼爱她,将她视为心间宝。

  

  可她没有,一刻也没有流连,哪怕是如此糟糕的现在。

  宋洵声站起身,将西装外套挂在臂弯处,收拾好桌面,正准备出门。

  

  实习律师覃穗端着杯咖啡进来了。天竞作为江城最有名的律所,实习机会都很难得。当初覃穗能进来也是过三关斩六将,这小姑娘刚毕业,长相甜美,很会说话讨人欢心,是律所当之无愧的开心果。

  她喜欢宋洵声也是大家看破不说破的秘密。

  

  覃穗早上总是为宋洵声端来一杯咖啡,偶尔下雨了会帮他带把伞,中午会帮他带份便当,都是些细小的关怀,她没表白,宋洵声也就装着看不见,年纪小的姑娘脸皮薄。

  “宋律师,喝杯咖啡吧。”

  

  宋洵声淡淡瞥了一眼咖啡,皱眉道:“你以后不要给我送咖啡了。”

  覃穗愣了一下,她原以为长此以往肯定能打动宋洵声,只要自己肯坚持。宋洵声单身很久了,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挡女人的温柔攻势。何况,她自认长得还不错。

  

  覃穗说:“为什么?”

  宋洵声礼貌而克制地轻笑:“别这样了,我不会动心的。”

  

  他如此直白,覃穗脸色微微一变。来律所这段时间,她私下里打探过很多宋洵声以前的事,听另外几个跟宋洵声熟悉的律师说,宋洵声谈过一次,那场恋情只持续了一个多月。但那个女人对他来说很重要。

  覃穗便不以为意,一个多月的恋爱能怎么难忘?

  

  很快,覃穗镇定下来:“宋律师,您何必这么笃定,您当初还不是对前女友动心了?”

  宋洵声是青年才俊,人品也端正,她不想这么快放弃。

  

  “她不一样。”想起那个人,宋洵声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很快便淡了,“我对她动心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

  有些人,有些爱,有些时机,过去就是过去了,强求不来的。

  

  “宋律师,我也可以的。”覃穗温柔地笑了笑,年轻稚嫩的脸上都是斗志,这样的勇敢只有这样年轻的小姑娘才会有,宋洵声也在容梨的脸上看到过。

  在西川大学,他们也不是真正的师生关系,容梨只是很喜欢蹲守在他的课堂,捧着小巧精致的脸颊作乖巧迷妹状。

  

  在他眼里,容梨就只是个凭空而降骄矜任性的女明星,尽管她刻意追求,可宋洵声都不怎么爱搭理她。

  然而他一向平静的生活,还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孩打乱了。

  

  有一次讲完课,他问大家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容梨立刻就站起来了,她戴着大大的口罩,散着长发,显得格外有气势。她坐最后一排,没人注意到她。

  她像是豁出去一样,径直问了句:“我想问问,怎么才能追到您?”

  

  当时整间教室都响起一阵唏嘘,宋洵声面色铁青,想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赶出去,到底没舍得,他兀自稳下心绪,才说道:“这位同学,你先坐下,我们法律课只回答法律相关的问题。”

  现在想想,他没赶她出去,完全是怕惊动其他同学,暴露了她的身份。他脾气算不得好,容不得别人一而再挑衅,而她给她留够面子,实则也是在给她可乘之机。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容梨长发散乱,满目失望,她说:“宋洵声,我不会再喜欢你了,也不会再来骚扰你。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以后我们路归路,桥归桥,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吧?”

  他浑身冷汗,挣扎着醒来,手伸向虚空,清晰地听见自己嘴里说着不要。

  

  再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

  那时,他想早早结婚,把她留在身边。

  那时,他在心底许诺只会爱一个女孩。

  

  想起这些,宋洵声脸上温柔了几分,他拿笔敲了敲桌子:“覃穗,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边,因为,”他的眼神望向窗外,下颌弧度凌厉瘦削,“我马上要有女朋友了。”

  覃穗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宋律师,你前女友回来了?”

  *

  容梨回到家里,把手机随意丢到一边,心里堵着一股气。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