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一支烟抽完,身上的痛感好像也被麻痹了似的,楚凉玉起来去浴室洗了个澡,想到姜昊病着,裹着浴袍就去了隔壁。房门没关,楚凉玉进去就见姜昊歪倒在床上,一张硬朗俊脸烧的通红。叹了口气,去客厅倒了杯水,拿了退烧药回去,扶起姜昊喂他服下,又给脱了衣裳擦了擦身体。调好空调温度盖好凉被,楚凉玉正准备离开,谁知就被攥住了手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不知何时睁眼的姜昊再次压倒在了床上,就着浴袍的方便,不顾他已经受伤,又霸道粗暴的来了一次。过度的承受疼得楚凉玉晕了过去,失去意识前,耳边是姜昊发狠的声音,他说:“楚凉玉,这都是你欠我的!”

高调离婚 (楚凉玉姜昊)在线阅读

盛辉娱乐会所,卢志宇等在门口,远远瞧见楚凉玉西装革履的从车上下来,忙跑了过去。

“楚哥你来了?”卢志宇扯了扯领口,门口站了这么一会儿,就热的心浮气躁。

“嗯。”楚凉玉点点头:“他人呢?”

“在里边呢,走吧,我带你过去。”大夏天站外头,跟烤炉里蒸桑拿似的,卢志宇一刻也不想多呆,领着楚凉玉就转身朝会所里走。

跟卢志宇比起来,楚凉玉就像是三伏天行走的冰箱,不仅人美气质冷,连汗都不出,走在一块儿,就跟平行在两个季节,让人怀疑人生。

楚凉玉一路跟着卢志宇来到包间门口,房门推开的瞬间,刺鼻的烟酒气混杂着浓郁的香水味儿就熏得他皱紧了眉头。里面歪七扭八十几个男男女女,拿着话筒唱歌的唱歌,搂腰摸臀跳舞的跳舞,拼酒的拼酒抽烟的抽烟,当众亲嘴玩儿限制级的就好几对,简直群魔乱舞。

楚凉玉越过这些人,一眼看到闭着眼睛仰头靠坐在沙发角落的姜昊,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没等卢志宇开口,径自走了过去。

“昊子有点感冒,又喝醉了,非要在这里过夜,我们拿他没办法,怕他这样感冒加重,这才打电话叫你过来。”卢志宇看了看楚凉玉脸色,伸手去推姜昊:“昊子,昊子醒醒……”

“算了。”楚凉玉打断卢志宇,弯腰拉起姜昊的胳膊绕到肩上:“劳烦你搭把手,帮我把他扶上车,我带他回去。”

卢志宇帮着楚凉玉将烂醉如泥的姜昊扶到副驾驶,看着楚凉玉仔细给姜昊扣好安全带,这才关上车门。

“那个,你一个人行吗?”卢志宇问。

“嗯。”楚凉玉绕过车头,开门坐进去:“谢谢。”

卢志宇看看姜昊,又看看楚凉玉,欲言又止,不过楚凉玉并没有看见,发动车子开走了。

车里安静的只有隐隐的呼吸声。

瘫坐在副驾驶的姜昊突然睁开了眼睛:“去最近的酒店。”

楚凉玉没搭理他,姜昊也没再吭声,只是到家就突然发疯了一样,拽着楚凉玉去了卧室。

拉扯间,楚凉玉西装外套崩了两个扣子,有些凌乱,被揪着衣领掼到床上时,衬衫也被崩了个门户大开,露出粲然于飞的锁骨,修长的脖颈,白玉无瑕却结实的胸膛,衬着那一身凌乱,有一种近乎妖冶的美感。

“你干什么?”

楚凉玉撑坐起身,还没站起,就被姜昊压倒了回去。

“叫你送我去酒店你不去,不就是想着回来被我干?”姜昊掐着楚凉玉的下巴,发狠地锉着后牙槽:“装什么装?”

楚凉玉眼底闪过痛楚,压着声音:“放开我。”

话音刚落,姜昊抓过枕头就摁在了楚凉玉的脸上。不顾他的挣扎,强行剥光衣服为所欲为起来。

只是草草的准备,姜昊就不管不顾地开疆扩土。

撕裂的痛楚让楚凉玉浑身紧绷,只有紧咬牙关,才勉强压抑着没有痛呼出声。

“你也就这破鞋的身子有点用,你的声音,你的脸,都让我恶心,楚凉玉你让我恶心!”

“才这么几下就浪地哆嗦,你就这么欠男人干?”

“裹上金镶玉,贱人就是贱人,你拿什么给陆羽比?”

“躲什么躲?当年不是你设计的爬床捉奸逼我跟你结婚?处心积虑不就图这个,那你躲什么?不许躲!”

满耳的污言秽语,比身体上的痛楚还要杀人诛心。

三年了,楚凉玉以为自己早该练就了铜体铁骨,可是没有,还是好痛,他要痛死了,不管是身还是心。

三年的婚姻,除了偶尔床上炼狱般的索取,两人就像是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不,仇人,陌生人至少能和平共处,而他俩,却是相看生厌。

如同之前每一次,姜昊发泄完就抽身离开了房间去了隔壁。

楚凉玉拿开脸上的枕头,微红的眼角像是哭过,但其实没有。他望着天花板,深邃的眼底暗光沉浮。

浑身像是被卡车碾过,身上痕迹遍布,没有一处完好,然而最惨的还是承受的地方,不用看也知道伤的厉害,哪怕就这么躺着,也能感觉到,床单被洇湿了一片,楚凉玉知道,那是血。

“陆羽……”

咀嚼着这个久违的名字,楚凉玉勾了勾嘴角,他大概知道,姜昊为什么发疯了。有个棒团组合要回国发展,其中一个是华国去的练习生出道,那个人就是陆羽。

黑暗中,楚凉玉艰难坐了起来,拿过床头柜上的烟盒打火机,敲了支烟点上,明灭的火星偶尔照亮他冷汗涔涔的脸,平静的看不出悲喜。

一支烟抽完,身上的痛感好像也被麻痹了似的,楚凉玉起来去浴室洗了个澡,想到姜昊病着,裹着浴袍就去了隔壁。

房门没关,楚凉玉进去就见姜昊歪倒在床上,一张硬朗俊脸烧的通红。叹了口气,去客厅倒了杯水,拿了退烧药回去,扶起姜昊喂他服下,又给脱了衣裳擦了擦身体。

调好空调温度盖好凉被,楚凉玉正准备离开,谁知就被攥住了手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不知何时睁眼的姜昊再次压倒在了床上,就着浴袍的方便,不顾他已经受伤,又霸道粗暴的来了一次。

过度的承受疼得楚凉玉晕了过去,失去意识前,耳边是姜昊发狠的声音,他说:“楚凉玉,这都是你欠我的!”

楚凉玉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外头天光大亮,姜昊已经走了。也不知道是昨晚提裤子就离开了,还是一早走的。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助理乔棠的电话。

下床开窗透气,楚凉这才接听电话。

“楚总……”

“上午的股东会议推迟到下午两点,改视频会议。”楚凉玉一瘸一拐,艰难地朝隔壁自己的房间挪。

“楚总,您嗓子怎么了?”乔棠突然问。

楚凉玉被问得脚步一顿,昨晚姜昊折腾完没给他清理,他现在有点发烧,嗓子也干疼的厉害。

楚凉玉捏了捏喉结:“有点感冒。”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