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倒是便宜了她,让她穿了过来,还能重活一次。桃枝见沈云溪病了一回后像变了个人似的,难不成是鬼上身了?她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全身上下都有一股不容冒犯的气势,跟之前判若两人,不禁在心底打了个突。而且,她什么时候口齿这么伶俐了?之前哪里有一点主子样?连她这个丫环跟前都不敢大声说话的人。

权宠医妃:腹黑世子赖上门(沈云溪云铮)免费章节阅读

秋日的午后,日头还很毒。

现在正是农忙时节,家家户户都在秋收。

沈云溪盯着桌子上的一碗糙米饭和一盆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做的汤皱紧了眉头。

里面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好像是动物的内脏,连一片菜叶子都没有,大杂烩、乱炖?

“这是猪食么?”

看了半天,她实在没有半点食欲,抬起头问一旁站着的小丫环。

“姑娘,有的吃就不错了,您还是别挑了,听说您之前来的路上每天只啃玉米饼子,不也没抱怨吗?”

小丫环桃枝见有得吃她还不吃,不禁小声说道。

“可是,这里不是英王府么?堂堂一个王府,给世子妃吃猪食,这像话吗?传出去英王府的脸面往哪儿搁?”

沈云溪已经连着三天吃这些像猪食一样的东西了。

她是三天前穿越过来的,第一天醒过来饿极了,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便将那些野菜粥和干巴巴的粗粮饼子都吃了。

不过接下来的两天,还是每天给她吃这些东西,好不容易今天恢复了些力气,她再也不肯吃了。

好歹她也是刚嫁过来没多久的英王府世子妃,他们居然给她吃这种东西?

桃枝撇了撇嘴,一脸的不耐烦。

这世子妃生了场病醒来后好像眉眼比之前锐利了不少,整个人气质也不一样了,看着比之前灵动了几分。

之前的她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胆小如鼠。

自嫁到英王府一个月以来,整天以泪洗面,连这屋子都没怎么出过,给什么就吃什么,哪里敢像现在一样抱怨?

现在她居然说给她吃的是猪食?

谁不知道漠北穷,整个英王府的人也只有几个主子吃精粮,她这样有名无实的挂名世子妃连个下人都不如还装什么样?

“哟,姑娘,快别摆世子妃的谱了,谁不知道您是因为什么嫁过来的,而且,您在原来的太师府也不是个受宠的。”

余下的话桃枝没有说出来,不过意思很明显了。

她在英王府连根葱都算不上,以前在娘家又不受宠,没有娘家人撑腰,就算想硬气也硬气不起来。

沈云溪的脸色沉了下来,目光凌厉的盯着眼前这个丫头。

这里真的是尊卑等级严格分明的古代吗?

一个丫环居然敢对太师府的小姐冷嘲热讽口出狂言,就算太师府的一只苍蝇也轮不到她来拍死。

“桃枝,我一个月前嫁来这里的时候,你就过来服侍我了,想必我以前的脾性软弱了些,便连你一个下人都尊卑不分敢跟我大呼小叫了?”

她心里压着一股火,本尊还不是被王府的人过于冷落,还赶到这个冷宫一样的破烂住所,加上她心情郁闷生了病也没人给请个大夫,活活的病死了?

说起来罪魁祸首还是这个桃枝了,本尊早就病的水都喝不下去了,她还只是用帕子沾了凉水在她头上随便敷一敷,不闻不问。

直到本尊昏睡了两三天她才着急了,匆匆喊了个大夫来随便开了几服药给她灌下去。

可就算这样也已经晚了,本尊身子骨本来就不好,得的还是重感冒,哪里能救得过来,喝药当天就一命呜呼了。

倒是便宜了她,让她穿了过来,还能重活一次。

桃枝见沈云溪病了一回后像变了个人似的,难不成是鬼上身了?

她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全身上下都有一股不容冒犯的气势,跟之前判若两人,不禁在心底打了个突。

而且,她什么时候口齿这么伶俐了?之前哪里有一点主子样?连她这个丫环跟前都不敢大声说话的人。

想到她终究是主子,尊卑有别,只好跪了下去。

不过,口中却道:“姑娘病了一场,脾气倒是大了,若觉得奴婢服侍得不好,不如将奴婢发落回去吧。”

沈云溪正端坐在床头,听到她这话顿时气笑了,抬脚就踢在了她的肩膀上,一脚将她踢飞了。

“老娘脾气大?你要滚就赶紧自己滚,还等我来发落你?我要发落你,就是直接将你这尊卑不分的狗奴才打死了事。”

原主之前是个什么脾性她不管,既然她来了就要按照自己的脾气来。

一个狗丫环也敢在她头上动土,也不打听打听她上辈子以及上上辈子是干什么的。

反了她了。

沈云溪虽然是个暴脾气,不过也是先礼后兵。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