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胡硕简单的小说完结全文阅读

时间:2020-09-15

今年的这个春节,可以说是全国人民过得最印象深刻的一个春节了,家家闭户,人人蜗居,封城,封路,封村。

没有亲戚间的走动,没有朋友间的聚会,没有谈笑风生,没有歌舞升平。一切的日子都在安静中度过。

只因为一场疫情,一场可怕疫情,它最初的表现特征是发烧,咳嗽,胸闷气紧,呼吸困难,肌肉酸痛,身体乏力等症状,个别还伴随着腹泻和呕吐。

很多将它误诊成为了普通的感冒症状。而事实上它是一种病毒,一种新型的病毒,一种变异了的病毒。

它发生在有基础病或者身体虚弱的人群中,潜伏期一般为1~7天,也有2~4天,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体弱和免疫力低下的人们会面临着病症的加重和死亡的威胁。

最突出的临床表现就是患者的肺部会随着病情的加重和恶化而呈现白色的症状,当肺部全部变白,基本上这个人已经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

不仅如此,它还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和感染性,凡是与患者有过接触,可能是握手,可能是近距离的交谈,可能是一起用餐,亦可能是与患者有过其他亲密行为的接触等都有可能会被传染。

而经过调查证明,也确实如此,以患者为中心,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长期还是短暂,凡是与他有过接触的人在经过检测之后,很多人都被确诊为阳性。

最开始这种病症在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被发现,跟着此症状的患者逐渐增多,后来几乎整个武汉都爆发了。

随即,全国各地的医疗专家组和团队抵达武汉进行支援。

而它也在全国各地呈不同程度和不同数量的缓缓蔓延。

这种病毒在人类的医学史上还未曾出现过,最初有人说是吃了蝙蝠的缘故,后来又有人说是吃了蛇的缘故,再后来说是因为吃了果子狸,再再后来是吃了穿山甲之故。

总之,是没有固定的病源体,因为,这种病症在以上的野生物体内都有。

相似,可又不完全相同,它具有极强的不稳定性和变异性。

据世界卫生组织披露,它目前已经变异成了很多个版本,而目前也没有特定的特效药。

现在的治疗,都是通过医疗人员和医学专家们在抗疫的过程中不断地摸索和经验的总结中才了解到一些药物对它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其中有中药,也有西药,但也仅仅是抑制,而不是根除。

它不仅给患者及患者的家属亲人们带去了痛苦和恐怖,甚至是绝望,也让我们的很多医疗和医护人员都感染和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

他们有的是家里的顶梁柱,有的是家里的独生子,有的谈了恋爱还没来得及结婚,有的还不曾谈过恋爱,他们基本上都是上有老下有小。

专家建议大家勤洗手,勤消毒,勤带口罩,不聚众,不打堆,少串门,政府也强有力地呼吁和监督全国各族人民都在家进行自我隔离,从城市到农村,从社区到个人。

至此,人人小心,个个谨慎,生怕下一个被感染的就是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几乎也就是在政府指令下达的同时,无论是城里的,还是农村乡镇里的药店,里面的口罩,酒精,消毒液,感冒药都被销售一空,一时间,万城空巷,车马无声,到处都是一片寂静,无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简单陪着家人在老家过了一个极为清净的年,趁着本省的疫情还不是很严重,高速也还没有封路,在初五这天,简单吃过午饭,搭乘姐姐姐夫们的免费车,载着一车的年货和土特产回城里了。

虽然本省的疫情不像湖北那样严重,每天几千人次的确诊,也就累积了几百人,每天十几几十例的确诊,但是城里的管控还是非常严格。

进出小区不仅要测试体温,还要在物业那里办理健康卡,家里的人也不允许随意进出小区,得自行在家里隔离两周。

要采买些什么东西也只能让家里身体素质最好的那个人出去,而且出去必须要戴口罩,去菜市场,一周也只能出去两次。

因为简单家里就她一个人,从疫情期间的安全性考虑,简单接受了姐姐姐夫们的建议,当天她没有回自己家,而是直接住到了姐姐姐夫们家。

在那里,与他们一同隔离,自我隔离,而且是两周。

在那两周的时间里,疫情没有结束,而且还在不断地恶化,国家的管控也没有解除,愈发的严格,工厂没法复产,公司没法开门,饭馆酒店没法营业,学校没法上课,一切都还是在“***,罢市”的阶段。

他们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一家人每天都呆在家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看电视,这样的日子虽然清闲,可是却也焦虑,就跟坐牢似的。

即便每天变着花样的做吃的,简单身上也没能多长出二两肉来。

简单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刷新闻,关注着疫情的变化情况,看患者究竟是升了还是降了,亦或者又死了多少人,专家们有没有推出有效的抗疫药物。

这样紧张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天终于迎来了专家们所说的拐点,随着一波波激增的确诊病例,终于在某一天它突然降下来了,跟着是一连三天、四天、五天、七天。。。。。十天,半个月的下降。

除了湖北,很多地方获得了政府的解封,网上一片欢心,各族人民都松了一口气。简单也回到了自己的家。

在家里宅了几天,将姐夫那天送她回来给采购的蔬菜瓜果消灭殆尽后,简单的家里除了年前多采购的一代大米和两把面条,以及从老家带回来的一些腊味以外,是什么也没有。在这期间,她去了两次菜市场,将仅有的两个口罩给消耗掉了。

两次外出,她也没有浪费机会,每次都将附近的几个药方给跑了个遍,想买点像口罩,酒精,消毒液之类的基本医疗物资储备着以备不时之需,可两次都落了空。

她也给药房里的售货员留了电话,也加了他们的微信,每天也向他们询问了几遍,得到的回复仍旧是不知道什么才到货,货到给通知。

她也在小区的业主群里也发了几次欲购买口罩的消息,可每次发出去的消息就像石沉了大海似的没有回复。

这种情况,让简单觉得现在不是谁有钱谁就是大哥,而是谁有口罩谁就是土豪。

疫情还在进行中,生活得继续。眼看冰箱里就只剩下几苗青菜了,简单的心里是真的有些着急了,因为她要外出采购蔬果却没有口罩可戴,就现阶段,这无疑是十分危险的。

简单是一个怕死,又生活十分讲究的人,她从来就不舍得让自己吃亏,只要有条件,她就一定要让自己吃好,喝好,穿好,耍好,可以这么说,她是一个十分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可她又是一个疑虑多思的人,从小到大,她就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有运气的人,所以她很是郁闷!她怕自己运气不好,万一在买菜的过程中无意间接触到新冠状病毒患者或者潜伏者怎么办?

她可不想成为下一次或者下下次公布新增患者中的另一人。

这天晚上,简单躺在床上做着严格的思想斗争,明天是出去买菜呢,还是不出去买菜干脆吃几天白饭算了?可脑海里总有两个声音在抢着回答。

一个说,出去吧,生活怎么能将就,你得有足够的新鲜果蔬和肉类来维持你的生活,你可以一顿两顿或者一天两天的没有它们,可你不能一直没有它们,你光吃白饭,是没有营养的,这样对一个快要奔三的女人来说是很残酷的,长期地不吃果蔬和鲜肉,是会老的很快的,首先你的头发会变得枯燥没有光泽,你的脸色会变得蜡黄没有血色,你的眼睛会变得浑浊不再明亮,这样很快你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黄脸婆。这对于一向爱美的简单来说简直是不可忍的。

可另一个声音却又在说,出去嘛,出去就等于染病,等于送死!你还很年轻,也仅仅二十七岁而已,要是保养的好的话,你的人生才刚刚过去三分之一,你还有大把的人生没有经历过呢,万一你染病死了怎么办?伟大点地说,就算你不怕死,可是你还有家人亲人呢,万一你后面又传染给他们了怎么办?他们可都是无辜的,你忍心么你?

就这样,她翻来覆去地斗争到了凌晨两点钟也没有斗争出个所以然来,可是她的大脑皮层仍旧处于亢奋的状态中,了无睡意!

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开始刷屏,打算转移一下注意力,就在这时,微信里的小区业主群有人发消息了:“正品N95口罩,刚到货20个,谁要?”

简单怔愣了一下,随即一股强烈的欢喜涌上心头,她几乎是下意识地秒回:“我要!”

打完这两个字,她死死地盯住手机屏幕,那股难言的欢喜是怎么也抑制不住,她从未觉得自己如此的好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了,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

这句话对此时的她来说,毫无疑问是应景的,她现在最缺的就是口罩了,她做梦都想得到口罩!

她甚至自我良好的觉得,她的运气似乎要从这一刻开始改写了,将会变得好了,是越来越好的那种。

“多少钱?”几乎在她回复的同时,有人却先她一步问了价格。

简单眉头一皱,有了紧迫感,她赶忙敛住心神,等待着卖主的回答。

某业主贱笑:“50元一个!”

简单赶忙输入一串字:“那么贵?老板,你抢劫的吧?”

不到一分钟,某业主捂嘴贼笑:“不好意思啊美女,口罩卖完了!”

这么快?!

简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是眨了又眨,心里想着:骗人的吧?到底是这老板在释放假消息故弄玄虚呢?还是哪个钱多得烧的倒霉蛋是个傻叉不了解行情?

尽管现在市面上口罩的缺口确实很大,可也没有到50元钱一个的地步啊,据她天天与人家药房工作人员的联系所得一个正宗的N95最多也就25~30元钱一个,哪要得了50元一个?

这不摆明了是就地起价搞敲诈么?

她还想同卖主再掰扯掰扯,之前那个问价格的傻叉又发了一出消息,而且还特定是针对她的:

“大姐,都啥时候了,还讲价呢?”随即,后面还附赠了一个鄙视的笑容。

大,大姐?我有这么老么?

他大爷的,简单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咬着嘴唇深吸一口气,翻了一个大白眼儿,直接丢匕首丢炸弹!

安卓手机阅读 >> 点击下载APP

苹果手机阅读 >> 点击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