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鸢尾你要的天下小说-风止闻人雪然小说全文阅读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时间:2019-12-03

风止闻人雪然小说全文阅读就在荔枝小说网!风止闻人雪然是carode创作的小说我要的鸢尾你要的天下中的主人公。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让人欲罢不能!小说讲述了:只是脚踝的伤不停的提醒着自己,这不是梦,是眼前这个人将自己拖进了黑暗的世界又将自己解救了出来。而我,足够坚强,是唯一能够忍受这种折磨的人。

我要的鸢尾你要的天下精选章节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看见闻人风岸的时候,他十二岁,我六岁,而至于六岁以前的记忆,我是完全不记得了。那天的天空很暗,所以打开地下室门的那一瞬间我几乎没有什么不适,反而是很快的习惯了那个温柔的怀抱。只是脚踝的伤不停的提醒着自己,这不是梦,是眼前这个人将自己拖进了黑暗的世界又将自己解救了出来。而我,足够坚强,是唯一能够忍受这种折磨的人。

他站在我的面前,锦衣华服,如玉,款款而笑。

他的身后,是整个世界,我的身后,是一片血海。

他温柔的问我,你是闻人雪然么?

觉醒来,那个叫做御魂的女子站在我的床前。她帮我换了棠棣色的襦裙,还扎了繁琐的发式,我想仔细的观察她,但是她一直低着头,我看不见她的脸,更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忍着身上的疼痛固执的起身下了床,跑到了门口,门外,樱花开得正好,小小的庭院里全是樱花花瓣,却看不见一个人影,御魂也没有追出来,她就只是站在原地,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向,始终注释着我。我很害怕,虽然不知道自己怕的是什么。顺着长廊走着,看着两边的风景不停的变换,迷失了自己,知道发现自己脚上的伤口又裂开了,鞋子跑掉了一只。我就坐在长廊上,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身后不断有仆人经过,有的人在走出很远的地方就会开始议论我,大体也就是问对方坐在那里的人是谁,然后面面相觑。也有的人就直接忽视我的存在。我就想象自己并没有坐在这里,我的灵魂去了别的地方,它乘着樱花的花瓣开始了旅行。翻越了高高的院墙,去了我看不见的地方。然后就没有来由的开心起来。

只是光线突然被遮住,风岸的脸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宠溺的笑着,真的就像哥哥一样。然后背对着阳光,半跪了下来,抓住我来回摆动的不安分的脚,套上了他不知从哪里寻来的另一只鞋子。我就看着他,发现他的身后起了一阵风,院子里的樱花好像都被带到了这里,停在空中的,就翩然起舞,打着旋儿。

我看着他的眼,很郑重的问他,“我是叫闻人雪然吗?”

他低笑的出声,“是啊,你叫雪然,你是止国的公主,我的亲生妹妹。”

我搂住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中,他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淡淡的,很好闻,让我很心安。如果我是雪然,你就会一直好好的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任何伤害么?

夜里,他带我回了那个小院子,叮嘱御魂要好好的照顾我,教导我,让我真正的成为一个公主。

御魂依旧是低着头,但是我现在知道,她的脸上一定挂着不容置疑的顺从。

我抓住风岸的手不让他离开,他蹲下来想和我说话,却被我拒绝了。

终于,风岸拗不过我,陪着我上了床。等到御魂走了,我就紧紧的抓住他,因为害怕他会走掉。我花了很长的时间观察他,看着他漂亮的长发,他的光亮的额头,看着他的细长的眉,浓密的睫毛,狭长的眼,漂亮鼻子,鲜艳的朱唇。并且,还用心的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和那一呼一吸之间那温暖的气体与锦被摩擦的声音。

可是清晨,当御魂说皇子昨天夜里就已经回去了的时候,我就哭了。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面,也许,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害怕,害怕今后的某一天,他会像昨天那样,不遵守诺言的,悄悄的,不让我知道,就离开我的身边。

但是,那个时候我才只是知道,我叫他哥哥,我是闻人雪然而已。

当哥哥不在的时候,御魂常常会告诉我一些关于哥哥的事情。她虽然叫着哥哥皇子,但是哥哥却不是这里的皇子。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质子。

两年前,止国和尺国交战,止国大败,割地赔款。止国无力负担,只好让皇子和公主做质子进行抵押。要一直到止国还清赔款。但是我们的父皇,止国的皇帝并不这样想,就这样,我们被抛弃了。

也许这就是皇室的悲剧,从古至今,不曾间断。父子斗,兄弟斗,牺牲女性的婚姻,比比皆是。同生不同死,同人不同命,同样都是皇子,一个在敌国的皇宫里面备受冷眼,一个却在雪白的狐裘中安睡。

哥哥平素和三皇子交好,三皇子名为万俟尘,皇帝爱长子,百姓爱老幺这句话是永远的真理,在这里更是能体现。三皇子向来不得宠,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一个是质子,一个是不得宠的皇子,两个人就算走在一起也没有什么。皇帝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来他现在还是不好撕破脸皮对我和哥哥下手,二来他从来就没有看好过三皇子,只是听说有些时候他还是会暗示三皇子的。

那些事情我都不在意,我只在乎哥哥什么时候会回来。

“御魂,我今天不想学了。”我赌气的把古琴丢在一边。

“既然公主不想学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吧。”御魂小心翼翼的收拾好琴,像一个母亲抱着沉睡的孩子,御魂永远都是这样,好像什么事情会让她慌乱。她也不在意任何事情。

“我想去找哥哥。”

“公主不能去。”

“为什么?”

大概御魂是想说以我们现在的身份不好在宫中走动吧,但是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竟然应允了我的无力要求。但是她也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我就当作没有听见,因为只要能见到哥哥,其他的我统统都不在乎。

宫中真的好大,我们坐上了马车,也不知到走了多久,大概是我要睡着了的时候吧,终于到了是三皇子的住处。

尺国的皇宫真的很喜欢修建院子,三皇子的住处就又是一个院子,每一个院子从外面看来都是差不多的,只有到了里面,才会发现不同,而这些不同之处就恰恰体现了主人的身份。

“公主,记得待会儿要怎么行礼了么?”

“记得的。”

等在门口的宫女领着我朝里走,在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御魂果然依旧是低着头,正如一直一来的那样。

三皇子的院子和我们的真的很不一样,中间是一条大道,道路的两旁种植的大梧桐树,梧桐叶并没有被扫走,而是刻意的堆积在了两旁,这显然是主人的爱好。梧桐的尽头是一个的人工湖泊。湖泊的中央有一个亭子,哥哥就坐在亭子里面,他的对面是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眉目清秀,少年穿着华贵,英气十足,但是我的哥哥,在他的面前,也是毫不孙色。

连接到亭子的是一座朴实的木桥,我站在桥上,看见湖中夏日荷叶的遗体,心里觉得有些荒凉,这也是三皇子故意的么?亭子的名字应该很雅致,但是我终究是认不全它的名字,只知道是有关荷什么的。

宫女领我到三皇子的面前,我乖乖的行了礼,三皇子客气的夸了我几句,哥哥一一谦虚的做了回答,我就赐坐在了哥哥的身边。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发现我来这里是个很大的错,哥哥他们只管说自己的话,我就只好无聊的坐在这里,还不能随意的动作,我只好盯着三皇子看。

三皇子长得很秀气,不仔细看到话还会以为是女孩子,但他目光中所流露的东西却是女孩子全然没有的,这一点很吸引我。

“小然,你这样很没有礼貌。”哥哥的声音打断了我,我这才回过神来,发现大家都在看我,而我却在直勾勾的看着三皇子,他的嘴角也衔着笑意。

“雪然公主是不是无聊了啊?”他的声音和哥哥的很像,是那种不能被拒绝的调调。

“额,没有”我万般不情愿的拒绝了。

“那看来是我多心了,本来还想玉棋带公主逛逛院子的。”

“真的可以么?”我的眼睛一定是放光了,不然三皇子不会一愣继而大笑,而哥哥则是一脸拿不出手让你们见笑的表情。

“当然。”“玉棋,你就带公主去到处看看吧。”

当时的我还是单纯的认为那是三皇子的善意,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一切的一切,早在我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而我,也是从那天开始陷入了一个永远也无法全身而退的局。

终于抛开了宫女,我蹲在树上,心里是慢慢的得意,待会儿就可以自己随心所欲的去玩了。我扶着树干站了起来,想要看的更远,没有想到梧桐的枝叶太浓密了,最远也只能到亭子,哥哥依旧在和三皇子说着什么。

院墙的外面是大道,宫里就是这样,道路交错,仿佛就是为了让人迷路而设计的,看着这陌生的环境,这偌大的安静的世界,我的心里涌起了一股寒意,止国的宫廷也是这样么?在那里,我和哥哥就会快乐么?父皇就会看得到我们了么?还是我们不仅被他抛弃了,也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我闭上眼,因为哥哥说过,这即将要来临的秋天,是最容易让人流泪的季节,落叶扬起的沙子,会迷了人的眼。

呆了好一会儿,宫女们已经不到这里来了,我就想从树上下去,却忘记了自己是想去哪里,又或者,是一开始就没有想好应该去哪里。一时半会儿竟有些不知所措,想了一会儿,还是呆在树上好了,走迷了路,哥哥就会找不到自己了,反正哥哥回去的时候也会路过这里,我不如就在树上睡一觉好了。

不知睡了多久,听到远远的有人唤我的名字,我正是迷糊的时候,以为是在床上,翻身下来的那一刻,身子就直直的向下跌去。

安卓手机阅读 >> 点击下载APP

苹果手机阅读 >> 点击下载APP